上部 33、黎明前的黑暗

“从背影看来还是蛮能给人以遐想嘛。”

带着丝许嘲弄的口吻从我身后传来。

想激怒我吗?可惜我是那个不会逃避现实的人既然这丑陋已成事实只能积极找寻办法伤心过一阵就得面对现实。毕竟对恢复容貌自己还是充满希望及信心的大不了我就混回龙家兄弟身边去伸伸冤何太医及一干人等也要吃不了兜着走!而且我也一点都不担心何太医会说是我谋划要逃跑及自己中毒的有哪个谁会相信在我这个恩宠正浓皇帝以后位相待这无上荣耀的时候我会自残和逃跑?除非这个女人疯了。

当然这是走到最后无路可退的时候的下下之策。所以当有着退路的时候我又为何因为这些话而伤神?等我的毒解了看看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多谢明公子夸张。”

“您这身黑色的华服也一样更加衬出公子特异于人的气质”。

心里恶毒地补充说明特异于人就是不能算是人咯。

我落落大方地还礼打太极睁着眼说瞎话等功力日益加深。

透黑纱瞧过去看到了那人有些深思的眼光。

我不自在地整了整身上的“装备”可能称为“盔甲”更合适。他喜欢黑色我就只能穿黑的吗?头上带着类似于斗笠的帽子正面有黑纱垂下把眼前的一切全罩上了一层暗色唉权当戴了墨镜吧。全身也是一身黑色轻纱剪裁简洁也不得不承认有些古代人的审美眼光也是挺不错的。

我自嘲地笑了笑如果不带这面纱那穿上这身衣服不是整一块黑炭了吗?可惜了这没牙膏卖要不还可以客串下广告。

上了马车后本能的很想掀开帘子看下这古代的街道是怎么样一种的繁华热闹可是那马车的避震我确实不敢恭维在现代本来已经晕车更何况现在这巅跛得比公交车还利害的马车我绝对是动也不敢动一下了记得初中的物理老师说过晕车的人哪还看向窗外的参照物只会晕得更快!

如果不是有这黑纱遮着估计我现在的脸色……我手轻捂着肚子额已沁出细细的冷汗来……

“一会就到了。”

看起来像正在闭目养神的男人轻吐出这一句让我全身都为之振奋的话就像那个谁对他已经渴极的士兵说前面就有梅林了一样的重大功效。

“哦。谢谢。”

晕车时说话也是很辛苦的事情。

他徒然地睁开了双眼盯着我的面纱“你不关心我要把你带到哪去吗?”

本来就已经晕车了还……我没好气地说道:“带到哪又如何?我可以选择吗?如果不能何必问?因为你根本就不需要我的意愿。”

当然我也不是并无担心的但是我现在这样子卖了我估计也没个好价钱杀了我?一早就动手了何用这么大费周章?至少暂时危险不大。

不知是不是时空的差异这古代的“一会”对于我来说却是“很久”这样漫长……

幸好终于到了逃命似的赶紧跳抢先一步跳下车在这座顾不上看不知是什么府或什么园的门口的石阶上一屁股蹲坐下来把头趴在膝上捂紧双眼稳定我一直被震晕的神经及正在翻腾的肚子如果不是动作够利落等下那马车可要洗过才能用了。

那个被人称为“明公子”的男人斯理慢条地下了车后走过我身边略略停顿了下径直踏向大门。唉我赶紧认命咽下那想吐的感觉起身跟随着他身后好女不吃眼前亏呀!这家伙好像挺有地位一路进去慢吞吞地端足了架子从大家恭敬行礼的神色可以推断出这估计是长期被他欺压的结果?

这些天一直经历的都是些豪门大院本应高兴才是但却是以一个奴婢奸细的身份被人牵着鼻子走有谁还开心得起来去欣赏什么景致呢?况且还半晕半醒的没跟错人已经很不错了。

如什么重大领袖来驾临一般那园子里早已到达本来吵杂非常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好家伙比皇帝驾临时响的静鞭更有效果哪!不知他老兄是干哪一行?园子里形形色色的男男女们都有一看衣着打扮用脚指来想都知道不外是二种人富贵人家官宦人家。

女的一见这风神如玉的明帅哥进来全都是一种动作罗扇半遮面的羞答答状……至于男的就表情各异了有嫉妒有敬仰有羡慕有恐惧……

我的衣角被人轻轻扯了扯谁?这等暗号……

明公子身边的另一个男跟班向我打了打眼色原来明公子早已在上位坐好危险地盯着我而我却在一边呆……是怪我这个小跟班的角色不够专业吗?我慌忙地走过去在他身后站好唉古今的男女地位差异之大实在让人不敢苟同更何况我还属于晕车的弱势群体!

“不知明静公子今年又预备了些什么极品好茶来比试让大家大开眼界呢?”

人群中不知哪一位好事者出这样的挑畔。心里暗想原来叫他叫明静呀名不大符实呀。

“明公子每年带来的当然是好东西不过刚才钱公子朱公子几位才俊们带来的“玉露”和“迷泉”也可堪称一绝哪!”

一个看似颇有声望的长者朗声说道。

我心里暗暗高兴明静呀明静看来你平时也不是那么有人缘现在大家都巴不得你倒台呢。

“听说他们茶庄的极品贡茶都被盗了呢怎么会还拿得出好东西。”

“你是说那极品“瑞雪”吗?那算什么贡茶呀听说东诸国里早就有人卖了……昨天我还听说……“

下面的一些窃窃私语还是飘进了我的耳朵明静有些凌厉的眼神扫过刚才说话的那几个人马上那些人就缩到人群中禁声了。

“子夜你是我们“绿翘”“重礼”新聘的司茶今天就由你给他们开开眼吧。”

他轻轻略一侧头这话好像是对他后面的人说的吧?后面站着的只有我和他的男跟班二个呀!还真看不出来身旁的小子这么平凡的外表居然是个茶道高手!

望着旁边那一脸无动于衷的男跟班轮到我着急地重重扯了扯他的袖子:

“喂子夜叫你。”

他怪异地看了看我还是不动。

怕了?你是高手你怕谁啊!我翻了翻白眼小声地劝他:

“子夜大哥明公子说你行你就肯定行要相信自己!”

只见他无奈地牵了牵嘴角说道:

“我叫黎明。”

啊还四大天王呢!我傻了眼呆呆地问到:

“那那子夜是是谁啊?”

心里有种强烈不好的预感……

“你啊!你才叫子夜。”

我什么时候改名字了?居然连自己都不知道?这也算了可是既然是要比赛你也得叫我事先准备些东西啊?你以为我是大卫高柏菲吗?

“黎明你带她下去准备准备。”

他面无表情地吩咐自始至终没正眼看过我一下。是摆明要我出丑吗?我什么材料都没带!抱怨也没用了我深呼了口气眼睛扫过花园里的花草和果树心下有了主意。

“黎明大哥可以帮我找些番茄和黄瓜来吗?顺便要些蜂蜜。”

花园里的一大片玫瑰开得正好而且品种大小也各异……我赶紧采了一篮子大小形状不同的花都是些盛开的和半盛的一半大朵的一半小朵玫瑰。

可是还差……最关键的一样东西……这里不知有没有?

黎明看着我紧皱的眉头同情地问道:

“子夜怎么了?”

“还是差一样东西……”

如果缺了它……我记得那次好像在清心殿里就是少加了它才导致大妈们喝了肠胃不适的。

“你说我帮你拿来。”

宫里都好像很难找呢我有些泄气地望着他吐出二个字……

“柠檬。”

“这有何难厨房就有。你还需要什么吗?”

啊?轮到我睁大眼睛了早知……要多些其它的材料了。

“要当然还要你听好啦要不用笔记记?”

结果我要求要的薄荷叶一套透明的水晶大茶壶及茶杯等(因为这个年代还没明透明的玻璃)这样价值非凡的东西也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空运到我眼前……我真的快傻了眼了。

是不是有一个成语叫财大气粗还是富可敌国?

我先把番茄的皮籽去掉再将黄瓜洗净用热水消毒草表层其实是在现代习惯了这古代哪有农药呢真是多此一举。捞起刚才放在清水中浸泡了一下一些大朵玫瑰花借来厨子一条干净拿来隔渣专用的纱布把番茄和黄瓜鲜玫瑰包在一起碾碎后过滤只要汁然后再兑进已泡好的很淡很淡的薄荷茶中再调进适量柠檬汁和蜂蜜……

清新的茶香味儿随着袅袅上升的热气扑面而来最后一步就是卖相了。所学的专业告诉我无论多好的品质如果无一个好的包装是绝对不会成为一个畅销品牌的。

取过二朵大和三朵最小的玫瑰花儿用开水快清洗后浸进水晶茶壶中再把几片柠檬片切成六瓣梅花形一同撒进壶里……

然后每一个茶杯里都放一朵小玫瑰和二朵柠檬梅花玫瑰的花瓣在粉色的水中轻柔地舒展着……盛放着这种美丽的效果带给人的震憾一如在现代时帮“台北蜜语茶艺社”搞的宣传活动时的成功。

“明公子的茶庄的确是藏龙卧虎之地呀想不到这一杯小小的花茶居然也能有色香味俱全之学问!”

那年过半百的长者品茶后微微向明静的位置一抱拳客气地说道。

“各位色香味是有了可是茶的功效才是最重要的对吧咱们喝茶最重要的就是养生呀!可不能本末倒置地推崇一些绣花枕头哪。”

看来有些人是要挑畔到底咯?

明静轻轻呷了一口茶嘴角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看来大家都在等着我如何回应……那我只好锦上添花了!

“这茶性温和能促进皮肤的代谢使表面的色素减退从而使皮肤的细腻白嫩更有调理血气消除疲劳愈合伤口保护肝脏肠胃之功效。”

呃把“代谢”“色素”这样的现代名词都照背出来幸好其它的他们都能听得懂。

我笑意盈盈地转身向刚才出言挑畔的人诚恳地说道:

“其实挺适合您的喝的这位公子子夜还忘了它还有一妙处就是降火气和减肥消脂。”

人群里出很轻的哄笑声那人看起来有些恼怒刚想回驳些什么明静却出声了:

“子夜说得没错她的倾城之貌也是常年饮着茶的结果。”

可恶的人!一听就知是故意讽刺我!感觉到众人的目光好像快要把面纱给点着了……

“妙妙妙!”

旁边一看起来有些身份的老伯抚掌轻笑说道:

“好茶当然要配上妙称敢问这茶如何个称谓?”

起名我真的没想过但打死我也不会说这叫“番茄玫瑰花茶”!而且心里也有一丝不忍……这开得正好的玫瑰就这样被我硬生生的剥离枝头……

“暗香”。

“这茶叫“暗香”。

我轻轻地说道。

“子夜这是明公子赏你的茶。”

黎明端着一杯茶递到我跟前。

赏我的?谢过他后我望了望明静的坐位空的?茶里有丝淡淡的甘苦味儿有点像喝药的感觉。

坐回马车上惊喜地现那种晕车的不适感没了。

我瞪着明静那波澜不惊的脸正思索着要如何才能适当地表达出我的不满他却自动送上门来。

“刚才表现不错。”

他淡淡地说道但还是一副闭目养神状。

“那什么时候能放了我?”

算了干脆也就不兜圈子了我直接问道。

“等你交出东西后。”

“我也就只会配这些花茶明天再帮你配几副更好的可以了吧?”

明静睁开眼睛正色地看着我说道:

“老实说你这些花巧的东西只能是让人感觉一时新奇却不能代表真正的茶道。”

我心慌起来但我却不能反驳因为他讲的是对的。这样说是不是代表我没有利用价值了?我有点紧张地看着他……

“主人说可以先留下你。”

我的心又回到原位了。

“不过你得在“绿翘”任司茶满一年如果这一年内你能让“绿翘”的利润翻两倍的话那你所欠我们的一切也就两清了。”

一年!我真想吼回他我哪有欠你们东西!你以为这是山西吗?还有包身工!简直是太黑暗了。

算了这样总比在后宫等被人下黑手好我忍。但有一件事孰不可忍!我轻吸一口气尽量压制着自己的火气说道:

“为什么叫我子——夜?”

“因为你够黑。”

这也算回答吗?我有想吐血的冲动。

“那你的意思是黎明就很白了?”

我不顾仪态地尖叫出声。

“呵”

“我喜欢这样叫。”

他好笑地看着我连眼睛都在笑。

“我的名字叫沅沅我能叫回这个吗?毕竟这是父母取的名字代表对父母的尊……”

还没说完立刻被打断……

“其实我觉得黑牡丹比较适合你?”

他谑弄地看着我。

黑牡丹!!疯了疯了不要再对牛弹琴了。我赶紧说道:

“其实子夜之个名字还是挺特别的我现在有点喜欢了。”

至于那几声低沉的笑声我就当听不到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