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25、玩的就是心跳

“何太医您可要慎重了慧妃娘娘千金之躯可是不容有失。”

李公公任何时候任场合都能淋漓尽致地挥他的过人口才。

“老臣不敢但慧娘娘的脉像的确如此。”

何太医的声调更加颤抖了。

“那慧妃娘娘所中何毒奴才得如实向皇上禀报。”

那尖细的声调穷追不舍。

“慧妃娘娘所中的是一种罕见的花毒据草经记载这种毒花的名字叫柳叶桃叶花汁皮都有剧毒。”

好呀。我微微地眯起眼睛狂跳的心终于放下。这何老头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但事情就奇怪了他能诊出我所中之毒难道就不知道我的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吗?何来性命堪忧?毒入心脉之说?看来这何太医还真是有趣呀!

难道是?……

我轻轻扯了扯嘴角答案绝不会乎我的意料之外。

“何太医可有解救之法慧妃……”

龙承德忽然扭头像我的方向看了一眼声音不由自主地降低几度:“她可是未来的皇后娘娘皇上最看重的妃子。”

何太医眼中一闪而过的惊鄂但马上又恢复了他最恭敬的样子他诚恳地说道:“臣自当倾尽全力为娘娘解毒万死不辞。”

“请王爷马上屏退一切人等臣要马上为慧妃娘娘施针救冶不可再耽搁。”

“有何太医的名满天下的妙手金针本王就放心很多了。一切小心以娘娘贵体为重嗯?”

“本王就在外面的偏厅等候太医有事只需使宫女出来禀报就可。”

龙承德再看了我这个方向一眼带头退场。

“李公公您也到外面等候老臣施针时不喜外人打扰。”

鬼都听得出何太医充满鄙视的不客气语气。

李公公阴阴地瞄了一眼何老头心有不甘地退下了。

我轻轻扯了扯嘴角这好戏就要上演了……

“月儿”

我以最优雅的动作缓缓掀来幔帐……

月儿听到呼唤忙急步走来搀扶我……一旁何太医忙跪倒行礼。

我倒没急着叫他起来缓步地走近案几的鼓椅斯理慢条地坐下。

“月儿来。”

我附在月儿耳边轻声吩咐着……

“是娘娘。”

月儿越来越深得我心对我的话也能更深层次地领会和意会真是没有白给她开小灶呀!她乖巧地依言走到门外去了。

好开场。

我斯理慢条的拿起茶壶给自已倒了杯茶那茶沿着壶口流到杯子里的嗖嗖水声在这安静的室内异常的刺耳。

当然我是故意的。心里学上这叫心理暗示无形中会给心中有鬼的对方施以一定的胡思乱想的压力。

果然何太医的额头隐约又见汗光了。

“何太医快快请起吧。”

我端过茶轻轻吹过茶面浮着的茶叶慢慢地呷了一口。

“您还是先把汗擦擦吧您不用紧张我一个新晋的妃子怎么也比不上沐妃娘娘她们的的威仪呀。”

“请坐吧。”

又亲手沏了一杯茶置放于案几的对面。

“老臣不敢在娘娘面前怎么敢有臣的位子多谢娘娘抬爱。”

“是不是嫌我沏的茶不够功夫?何太——医?”

轻轻瞥了他一眼把手上的茶杯往案上一放力度刚好让这红木案几出清脆的的“咯”一声声音不大但却能让他全身不由自主地轻轻一震。

“臣不敢。”

何太医听言马上坐下双手端起我放在对面的茶杯。

“何太医按你说这毒好起来有几成的把握呢?”

“慧妃娘娘请放宽心来臣自当竭尽全力。”

李太医并无正面回答呵太极打得不错呀也不是省油的灯呢。

“等下就要扎针了么?我可怕疼来着呢!”

我皱着眉头说道。

“不妨不妨臣这有一颗专为施针而特制的凝香丸娘娘且服下保管感觉不到任何疼楚。”

哦?我的兴趣来了古代也有麻*醉药吗?我看向他:

“有如此神药太医果然是名不虚传呀快快拿来让我见识见识。”

“是。”

李太医马上从医箱里拿出来一个白玉瓷瓶倒出里面唯一的一颗暗红色小丸恭敬地呈在我眼前。

我轻轻地拈过来一缕异样的香味儿马上飘入了我的鼻里……好熟悉的味儿……

“请娘娘尽早服下半盏茶后就可以施针了臣担保绝无痛楚之感。”

何太医看着我仔细地研究着丸子好像有些着急地说道。

担保绝无痛楚之感……?

柏若兰!

她那次也是拿了一颗这样的小丸劝我服下以逃避不来祭天……

“如果你服下它明天……我保证沐妃娘娘说这只是会让人昏睡一天的药绝不会出问题。”

“可是她们不会放过你的沅沅。”

这是她的原话!

看来这真是有趣得紧呀。

“扑。”的一声我把丸子丢进了何太医搁在桌面上的茶杯里盯着丸子慢慢地溶解成无色的沫然后淡去最终完全溶在水里……

“何太医!还是您先试一下吧我怕苦呢。”

何老头的身形微微地晃了一下额上好不容易止住了的冷汗又串了上来……

这药肯定有问题可能不会是使人马上至死的但如果吃了等下再让他扎上几针的话……

“臣……臣不敢。”

何太医在我的逼视下手开始战粟起来。

唉我心中一叹其实我又何曾想变得这么有心计了?时势所逼而已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何太医呀……”

我故意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

“我的毒早就好了是吧?”

这一句话够份量了吧!!何太医马上从椅子上跌跪在地下:

“娘娘明察啊老臣的确无欺骗娘娘之心。”

我冷冷地看着他额上的冷汗一滴一滴再一滴地滴在额前的地下……

这何太医估计以前还是个好医生吧至少害人的次数肯定不多要不然不会心理承受能力差到这个地步至少他的良心会令到他不安及恐惧才会出汗才会颤抖。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呢是最讨厌拐弯抹角的了想必你也是有你自己的难处。”

他的身子更加抖了。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把丙被沐妃抓住或是她用什么收买你要胁你但我知道要害我绝对不是出自你的本意吧。”

“老臣……”

“先听我说完!”

我打断他的话不想再听他狡辨。

“这柳叶桃的毒轻者头晕腹疼重者心脏麻痹而死我没说错吧?”

“而你这凝香丸里有麻醉神经的作用再加上你的施针让血液不能供血上心脏是想造成我中毒加重而毒身亡的症状想必是天衣无缝吧?”

前一句话是我以前在网上看到过关于这花毒的一些资料后一句呢是我推理的不管猜对了多少但至少对何太医已经是一针见血的警告了。

何太医惊然抬头眼里全是满满的恐惧。

我淡淡一笑:“前些天看中了太傅送给雪妃的檀木车驾只是不经意向皇上提了下而已皇上就赐给我代步了要不然可能现在还赶不上您呢。”

太傅的地位如何?雪妃呢?而你何太医呢?我心里冷笑了一下何老头聪明的话肯定知道我意下所指。

“看来何姓这一族是要灭族了。”

我轻轻啜了一口茶“卡”一声合上茶杯的盖子。

“臣有罪臣该死!!请娘娘铙命饶命啊!臣是逼不得已啊!”

何太医终于全线崩溃。

实在不忍这样一个老人在自己面前这样长跪磕头就算他有错可是还是有人的尊严。我起身走上去扶起他说道:

“先起来吧早猜出你的难处要不也不会早早打宫女到外面去了。”

软硬兼施才是最好的思想工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