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章 乐子大了391章 有嘴也难言

390章 乐子大了391章 有嘴也难言(粉红票290)

杨典工是理直气又壮,话说得又快又急,不要说红鸾不想插嘴,就算是太子妃想提醒她一下子都没有找到机会,就听着“噼哩啪啦”的清脆声音响过,杨典工气势如虹的说完了对红鸾的指责。

太子妃恼得真想一脚踢过去,她怎么早没有看出来杨典工是个没有长脑子的人?居然在这个时候说出那么一番话来害她?此时杨典工对太子妃赐婚之事,所说的每句赞扬就是在打太子妃的脸啊——可是杨典工不知道。

杨典工可不是没有长脑子的人,首先她来到殿上看到坐着如此多的妃嫔就吓了一大跳,心神就不稳了;在心神不定的时候看到太子妃等人的神色,再凭她对太子妃性子的粗略了解,就猜想八成是红鸾惹恼了太子妃。

她是因为那些妃嫔而惊惧,所以有着企盼以为事情没有败漏;这当然只是她的一厢情愿,而依着她的性子也不会信以为真,让她确定所想是正确的不是众人的神色,而是红鸾的话。

红鸾原本还想再加把火的,因为知道杨典工的性子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的,却没有想到杨典工的胆子如此小,简单至极的就咬了钩;听着杨典工连珠一样的质问,她先看了一眼太=无=错=小说=.=Q=<>

杨典工看到太子妃的脸色变化心中一惊,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或是料错了什么;听到红鸾的话后她才稍稍心安,不过却还是小心的应对道:“既然如此,你可是选好了人?”

她有把柄在红鸾的手中,如果今天不能让红鸾落入太子妃的手中,以后她的好日子就真得到头了;她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因为太子妃,而是因为她自己。

红鸾摇头:“奴婢高攀不起的事情,如何还敢挑三拣四?”

杨典工悄悄注意着太子妃的神色,发现她的脸色更难堪三分,再看看红鸾和其它人她忽然想通了——定是自己对红鸾太过温柔了,应该一锤子定音,给太子妃开口的机会才对;而且红鸾是定要除去的人,她是容不得红鸾留在宫中。

她要的不只是把红鸾赐婚给人为妾,还要让红鸾尽快离宫而去;只要定了婚期且就在眼前:纳妾而已,当然不用太过麻烦的,随便选个日子就可以;那红鸾就要出宫去待嫁了。

再看向太子妃,发现太子妃瞪了自己一眼,她知道这是太子妃在催促自己了;不能怪杨典工笨,只能怪太子妃心神已乱且原本就不是聪明的人,此时连个眉目传意也不会,一眼瞪过去就让杨典工继续错会了她的心思。

“你这话倒是有些道理的,公子们都是极为有前途的,你过去做个良妾的确是高攀了点;不过你是伺候过太后的人,所以同其它人便不同了,由此来说还是那些公子们高攀了你;”杨典工定神后再次开口:“再怎么说,那几位公子都不辱没你,你就回明了太后和太子妃吧,终身大事有贵人给你做主,宫中可没有几人有这等殊荣,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人呢。”

她当然要捧捧太后,心里还是清楚太后可是眼下宫中的真正主人;至于红鸾,她并不认为是真正的慈安宫人,不过是太后因为上次咒术的事儿给她个名份,免得让人灭了口;现在咒术的事虽然没有查清楚,但是宫中不了了之的事情多了去,红鸾想得到太后的佑护怎么可能?

太后不置可否的微微点头,神色间没有变化还是没有说话;好像此事已经完全交给杨典工和太子妃处置,至少在杨典工看来是如此的。

杨典工见红鸾跪在地上一言不发,就玩起在宫奴院的把戏来,忍不住暗笑:刚刚她的几次话就是试探太后的意思,如果太后当真要维护红鸾,她当然立时要想法子置身事外,顶多是被太后责罚罢了;可是太后并没有开过口,那意思当然是极为明了的。

“公子们可都是极好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杨典工开始给红鸾下套子:“哪一位不要说是纳个宫人做妾,就是纳个女官做妾也不辱没了她。这是太子妃对你天大的恩典,旁人就算是求也求不来的。”

红鸾讥讽的一笑:“就如大人你一样,入宫多年却也没有得到娘娘们的赐婚,是不是?”

杨典工咬牙:“我是自愿留在宫中伺候太后、太子妃以及各位娘娘的,你倒底想如何?现在你是对我不满,还是对太子妃有所不满?”

红鸾轻轻的道:“奴婢对太后、对太子妃、对各位娘娘们都心怀感激,只想留在宫中伺候太后,以还太后的恩德于万一;倒是典工大人你,好像对太子妃赐婚于奴婢的事情很有些、很有些——,激动。”她微微一顿:“想想也是,您自幼入宫到现在算来十几年,年岁又比奴婢大了不少,岂能不想找个如意郎君。”

说到这里红鸾对着太子妃叩头,然后又对太后叩头:“典工大人在宫中伺候多年,劳苦功高,实在是比奴婢更应该得到恩赏才对;而几位公子于奴婢来说实在是太过高攀,且奴婢还没有好好的孝敬太后,更没有还报太子妃的恩赏,奴婢岂能只顾自己安乐而离宫嫁人?奴婢请求留在宫中继续伺候太后,请太后赏赐典工大人、请太子妃赏赐典工大人。”

尚宫此时开口:“嗯,典工的确是想嫁了,对那几位公子又都是极满意的,太后娘娘您不如就为典工做了主吧。”

太子妃猛然抬头,可是太后已经点头:“嗯,的确是劳苦功高啊,准奏。”

红鸾看向典工:“典工大人还不谢恩?是不是高兴坏了,太后面前可不能失仪的。”

杨典工猛得清醒过来:“太后,奴婢万没有那个……”

391章 有嘴也难言

尚宫大人却打断了杨典工的大呼小叫:“好了,你的心意太后娘娘和太子妃、以及诸位娘娘们都是知道的。”她转头又对太后道:“太后您看哪个公子最好?看臣婢这个脑子,此事太后您就是再英明可是也不如红鸾这个丫头了解的多,就由她出个主意可好?”

太后看向红鸾:“你的确是个好丫头,哀家没有看错你,知恩图报又知进退,很好很好;接下来说说吧,定要寻个很好的给你们典工大人。”她满意红鸾没有让皇家的体面扫地,且还给了太子妃教训。

太子妃再不入太后的眼,那也是皇家的人,太后可以责罚她可是宫中其它人如果扫了太子妃的颜面,那就等于是掌了皇家的脸,太后又怎么会高兴得起来;红鸾句句话都暗含讥讽,可是却口口声声的对太子妃称谢,皇家的脸面那是顾全了的。

红鸾叩头接旨看看太子妃道:“以人品与才能来说,当然是魏公子最佳;就算是凭出身家世来说,也是魏公子为首——怎么说也是太子妃的亲戚,这门第可不是其它人能比的;典工大人是七品的女官,也只有魏公子才不算是辱没了典工大人。”

杨典工嘶声道:“你个恶毒的丫头,居然如此害我”她没有想到今天晚上等来的却是这样的事情,原本应该是红鸾的赐婚却落到了她的头上;不要说魏公子的妻室善妒厉害,就以她的年龄而言,过了门又能占得什么上风?说得好听是二十多岁,事实她已经近三十岁的年纪了,与人为妾以后的日子那是可想而知的。

红鸾满脸都是惊恐的看向杨典工:“大人怎么如此说话?全了大人的心意怎么是奴婢要害大人呢?”

“你个贱婢,还敢说不是害我,你当我是傻得不成?”她是真得急了,说话便有些不经脑子。

“奴婢从来不敢当大人是傻的,不过大人却把奴婢当成了傻的吧?”红鸾微笑着望着杨典工:“而且,大人对太后和太子妃的赐婚有什么不满吗,刚刚几位公子还极得大人的赞誉,魏公子因为是太子妃的亲戚自然是最好的一人,奴婢实在不懂大人所指的相害是什么意思?”

“大人是说太子妃原本想赐婚给奴婢的公子们,是太子妃想害奴婢?还是大人你认为魏公子辱没了你,还是大人认为太后和太子妃赐婚于你是在害你?”红鸾看着杨典工句句问得都不快,可是句句都让杨典工哑口无言。

在听到红鸾的话后,杨典工满嘴里都是苦涩,比黄莲还要苦三分:现在她能说那几位公子是太子妃想害红鸾的,还是能说魏公子辱没了她——的确是魏公子配不上她;是红鸾用计害了她,那是因为太子妃和她谋害红鸾在前,现在她就算是想分辩又能说什么呢。

什么也说不得,先头她把话说得那么满,几位公子更是被她捧到了天上去,如今她也只能哑子吃黄莲了。可是好不容易能爬到典工的位置,就此被打发出去与人为妾她哪里甘心:“太后开恩,太后开恩啊。”

她只能叩头求恳太后,此时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太后居然让红鸾为她挑夫婿,那就是让红鸾出一口恶气:太后是什么都知道了;现在唯有求太后才可能有条活路。

太后看向太子妃:“嗯,我看杨典工好像是有些、不满?对哀家和你的赐婚很不满呢,这倒真是有些奇怪呢,你说是不是?”

太子妃咬碎了一口的银牙:“回太后,她可能是高兴坏了,依儿臣来看她应该是在向太后您谢恩。”她不能再由杨典工胡闹下去,不然今天晚上的事情就真得不好收场了:“杨典工,你如今这个样子成何体统,要谢恩也要依足规矩;还是说,你当真对太后和本太子妃有不满之处?”

太后不理会杨典工而把事情推到太子妃面前,就是要给太子妃难堪,就是给太子妃一点教训,让太子妃谨记着身份、本份;太子妃这个还是能明白的,可是除了乖乖的听话外她还能做什么?太后之威她到今时今日才真正的领略到。

红鸾过去拖起杨典工来,替她整理了一下衣裙:“大人,您还不向太后和太子妃谢恩?”

杨典工在听到太后的话就知道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她再闹下去连性命只怕都不保的;只得跪倒在地上对太后叩了三个头,然后又转身对太子妃跪下叩头;她叩完头后看看太子妃,最终依然只能说道:“奴婢谢太子妃的大恩。”

她对太子妃恨之入骨,所有的一切全是因太子妃而起,可是到了紧要关头太子妃却根本没有保她,更是不曾为她说一句话;虽然她助太子妃是另有目的,但是太子妃所为总是太寒人的心了。

太子依然还在交待事情,不时有太监跑进跑出显然他的确是在忙正经事儿,对于太子妃招惹的麻烦他是看也不曾看一眼;就是在红鸾说出要太后给杨典工赐婚时,他的目光好像溜了过来。

福王的目光没有避讳的落在红鸾的身上,听到杨典工的赐婚他无声的笑起来,笑得极为欢畅:这个宫人的确是很合他的脾性;同时他的目光有些变化,不自禁的想到如此聪明的人,只当作一个女子来看是不是可惜了些?或者她还能给自己更多的惊喜。

女人,对于福王来说真不算什么,环肥燕瘦、大小高矮,只要他想要就有人会送到他面前来:所以,女人还真是从来没有被他放在心上,除了他的母妃和太后,女人于他来说就是物件,且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

可是有脑子、有城府、有谋算的人就不一样了;福王当然有谋士,虽然他还没有出宫建府另住,但他外公家却为他养了几个极不错的谋士。不要说他大部分时间要留在宫中,就算是以后出宫建府,谋士也不能贴身相伴整天的。

而且谋士的忠诚也是极让人不放心的一点,不是他亲选的人他总是不太放心的;而他物色的两个人却又不足够聪明,如果谋士是个女子——他的眼睛亮了,那当真就太好了。

不管是出门还是在家都可以相伴他的左右,而且因为是他妻妾要同生共死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忠诚,尤其是为他生个一儿半女之后。

粉红票现在是311张再有9张就能多加更一章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