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章 醋海生波508章 狐媚

507章 醋海生波508章 狐媚

太后听到太子妃的话很是震惊,怀疑;眼前的孙子是她的儿子死前一直在夸奖且心怀愧疚的人,她的儿子不可能看错人,可是太子妃也不会拿着这种事情来胡说;她看向皇帝心下细细的回想皇帝这些天来都做了些什么:晚上都在灵棚里和她的众皇孙一起守灵,不曾离开过啊。

至于白天更不可能,皇帝大部分的时辰都在灵棚里她是知道的,太子妃所说的事情不可能会发生的;皇帝的行踪她可是知道的很清楚,这几天不曾和什么女子有瓜葛,更不曾做出什么大不孝的事情来。

那太子妃,她是疯了?太后眯起了眼睛来,或者说是她误会了什么。看一眼行到跟前不远的福王,太后气恨交加真想把太子妃一脚踹出去,实实在在是添乱啊。

皇帝守灵很心诚的,百官等众人都看在了眼里,他的确没有时间和谁去鬼混;可是太子妃的话落在福王的耳中,真假便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话是太子妃所说,大可以做文章了。如果换成太后是福王,也必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她狠狠的瞪了眼皇帝,那意思就是说,看你把她宠成什么样子了?现在如何是好。

皇帝也是一脸的莫名与气恼,太子妃说出无-错-小说 .Q. C<>

恨恨的瞪着太子妃没有把嘴边的话忍回去,他不理会福王直接喝斥太子妃:“你乱说些什么?岂有此理。”他倒并不惊慌,因为并没有做过那些事情;而眼下他避讳此事只会对自己更为不利,倒不如说个清楚明白免得有人借此生事。

谣言只能伤到他的名声而不会真正动摇他的龙椅,但是说不清楚的话,此事就会被御史一本奏到太后那里,再有他的皇弟:比如福王等推波助澜,到时候太后就算是想护他也护不住的。

至于太子妃,不是他想过河就拆桥,虽然不喜欢她却也没有想到拿她如何;就算他有废后的心思,那也是在迎她入宫之后因她之蠢而断定她坐不稳皇后之位,却不是他有意要谋害之。怎么说太子妃的父兄助了皇帝一臂之力,他还真没有想过现在就由着太子妃自食苦果,为他也为太子妃,所以才会开口替她解今日之围。

只是看来倒是他的心太软了些,太子妃根本不领情还把他逼到了死角上,那就怨不得他不顾念夫妻之情;有道是自作孽不可活,到了此时此地皇帝根本就无两全之策,只能把太子妃扔出去了。

至于太子妃的皇后之位,皇帝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如果太子妃这次得了教训的话自然没有事情,如果太子妃还继续蠢下去就是神仙也难救她。

只能说福王来得太是时候了,不早也不晚来得刚刚好;皇帝把目光移开和福王的目光微微相撞后移开,就看向了殿中的老太监——会是他?这个老太监可不是他的人,这是良嫔给太子妃早早选好的人。

宫中的人事都是千变万化的,但是良嫔做事向来稳妥应该不会弄个不知根底的人给太子妃才对;可是如果说今天福王来的只是巧了些,皇帝还真有点不能相信。

是时候也罢、不是时候也好,反正福王都已经身在大殿中。他向着太后和皇帝行礼,仿佛没有听到太子妃的话般平声道:“今天晚上礼部尚书说还有最后一道大礼,可是太后和皇帝不在当然不成,百官等了良久,臣弟不得已经过来促请。”

他的目光在四周转过:“呃,这里、出了什么事情?”他的目光在红鸾的身上微微停顿,那裙子上的红色让人心惊;不过他并没有特别的神色,好像那些红色并没有出现在他眼中。

太后淡淡的道:“没有什么,只是哀家忧心你们父皇的仙去,还有那不长眼的人惹哀家着恼,倒是有些失态了。”她把事情揽上了身:“的确是要赶快过去,只是哀家还要问清楚些事情。”

看向太子妃:“你把刚刚的话给哀家说清楚吧。”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平静异常,就好像完全不曾和太子妃生过气一般。

元华的目光在太子妃的身上扫过,平平静静收回来,可是眼角却分明有一丝高兴在。

红鸾没有想到太子能有如此的惊人之举,听到太后的话后她思量着:看来是在劫难逃,她愿意与不愿意这宫妃是做定了;而且还在半个时辰里接连高升,位份虽说依然不高但也算极为不同,很能引人注目了。

她对太子妃很不满,居然如此顶不住开口把她自己害了倒没有什么,只是却没有把她红鸾自宫妃的行列中拉出来,实在是没有本事至极;做不了皇后的话,红鸾冷冷一哂,于太子妃来说是绝对的好事,至少能保得住性命。

皇帝在国丧之中会和女子鬼混?她真想抚额长叹,就凭皇帝的为人,现在哪怕就天仙下凡他再心动也不会动手动脚的,太子妃的脑子里果然全是豆腐渣。

太子妃也没有想到福王会来,正在愣神有几分懊恼的时候就听到皇帝冷冰冰的质问,她心中的悔意马上就不翼而飞,只是因为福王在向太后和皇帝行礼而没有开口的机会,却用她的眼睛恨恨的瞪了一眼元华。

然后当然没有忘掉冷玉、红鸾和吴宫人;太子妃能不恨嘛,都是这些狐媚子才会让皇帝做出失德之事,且让皇帝和她离了心,不然她哪里会被皇帝如此喝问?再说皇帝凭什么喝问她,是皇帝做错了好不好。

听到太后相询太子妃早就等不及的开口:“妾没有乱说,妾当然是亲眼所见,皇帝就是在刚刚他回来更衣到现在,至少是和两个宫婢作乐”她被皇帝逼急了,醋海生波那当然是无所顾忌的很。

508章 狐媚

太子妃完全不顾福王在场,在她看来有福王更好,有这次的教训看皇帝以后还敢不敢乱来?从此之后当然会和她安生的守在一起,远离那些狐媚子了:在她看来,皇帝已经是皇帝,福王除了能败坏皇帝的名声现在也翻不起浪花来。

太后听得愣住了,而福王也愣住了,只有皇帝气恼的喝道:“今天你给朕说个清楚明白,如果无凭无据你就敢乱说,莫要怪朕不念夫妻之情。”

太子妃却叫道:“难道皇帝对妾还有夫妻之情?”这话就说得实在是太过份了些,不止是皇帝的脸完全的变青,就是太后和福王的脸色也极为不好看。

太后冷冷的看着她:“说”她已经懒得和太子妃多话,盯着太子妃的目光就像是鹰在看一只可怜的兔子般。

红鸾看到太后的目光再扫过元华,心知太后想借此事发作太子妃了;想来太子妃这回是真得有好果子可吃了。她不同情太子妃,尤其在太子妃没有能拦住太后的旨意,这让红鸾看她就是个废物。

做为废物的太子妃于红鸾来说唯一的用处是,她存在那么元华就不会成为皇后,那红鸾的日子还能好过些;也是为此她很老实的趴在地上,没有去想落井下石的法子。

冷玉看看红鸾伏在地上也不动有些担心她,可是在大殿之上不敢开口唤她,悄悄移近些碰碰红鸾,看到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后松一口气,也学红鸾低下头不言不动,免得再有什么祸事找到自己身上来。

太子妃本来就是要说的,被皇帝和太后冰冷的目光一激她更是有气:“皇上,妾原本想私下里劝说于您,可是您的眼中只有那几个狐媚子,逼得妾不得不把事情禀于太后;皇上,妾这也是一番苦心,完全是为皇上您好啊。”

她说着说着悲从中来,泪水奔涌而下:“今天皇上回来更衣,不让妾去伺候却在书房里消磨了多半个时辰妾后来问过,皇上并没有沐浴。后来,皇上好不容易出来了,妾请皇上用膳,皇上是怎么答得妾皇上还记得吗?”

“皇上说,你自己用吧皇上您还有事儿;”太子妃越说越委屈:“国丧之中您还有什么急事?可是不等妾答话,你就匆匆出去说了一句什么,快点不然饭菜都凉了——居然要去陪哪个狐媚子用……”

她的话没有说完,皇帝一脚就把她踢倒在地上,一双虎目几乎喷出火来:“你再敢嘴巴里不干净,朕、朕……”他朕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下文来,这个妻子其实以他父皇的名义的定下来的,现在他的父皇尸骨未寒且他身为帝皇要休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太子妃被踢伏在地上哭着大叫:“狐媚子,狐媚子皇上,你不让妾说妾偏要说,你为那个狐媚子居然对妾动手脚,自古到今的帝王可有你这样的?”她说完是失声痛哭。

太后颤微微的站起来指着太子妃:“你、你……”然后仰面就向后倒了下去,把皇帝、福王等人都吓坏了,连忙冲过去接住太后。

好在太后只是气得头脑发晕,并没有真得晕死过去;如此一来太子妃也不好再大哭特哭,可是她却依然不服气、满肚子依然是委屈。

皇帝一手揽着太后,一手接过汤水来给太后喂了几勺,才把太后安置在软榻上回头盯着满脸是泪的太子妃:“你是不是想知道朕倒底去陪谁用晚膳?”

红鸾也听得很吃惊,差点没有抬起头;原本她听太子妃的话以为她在胡说,皇帝怎么可能去陪人用饭?但是皇帝开口这一问就表明他真得去陪人用饭了,而且能让他如此维护的女人当真很惊人。

要知道宠妾可以但不能灭妻啊,就是平常的老百姓家中都不可以做出宠妾灭妻的事情来,那是大罪要流放的;而皇帝如此做当真是极大的失德,难道皇帝不想要命了吗?

太子妃只是恨恨瞪着皇帝:“妾如何敢问?妾不过是略提提便挨了窝心脚,如果得知那人是谁,皇帝岂不是要杀了妾来灭口?”

福王皱起眉头,给太后捶着后背:“皇嫂,太后气成这个样子,您少说两句为好。”这个女人不要说是母仪天下,就算让她做个宫妃都给皇家丢脸。

不过太子妃所言对他极为有利,而他的目光不期然的扫过了红鸾,好像陪皇帝用膳的那个人是红鸾般;而皇帝的话让他也看向了皇帝,不明白他这个聪明的骗了他十年左右的皇兄,如何会说出毁掉自己的话来。

皇帝真想再踢太子妃一脚,正想开口的时候太后挣扎着坐起来看着太子妃:“你们皇上今天是来陪哀家用饭,只是饭还没有用多少就被你给搅了;你所说的那个狐媚子,就是哀家。”

太子妃完全的愣住了,看着太后连抽泣都忘掉了:皇帝是去陪太后了,那她、她岂不是闯下了大祸?

“朕,是去陪太后用膳的,你听清楚了吗?听清楚了吗?”皇帝伏下身子在太子妃耳边吼完站直:“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说,统统给朕说出来。”

福王也极为吃惊,终于明白太后为什么差点气晕过去:听他的母妃说过,太后身上有极重的一道伤痕,就是因为当年有位贵妃说她狐媚惑主而责罚她留下的;想来此时太后再次听到有人在她面前大骂她狐媚,都有杀人的冲动吧。

太后盯着太子妃:“你可知错了?”她这次是绝不会手软的,不好好的整治她一番,这后宫还真要反了天去。

太子妃看看皇帝再看看太后,忽然大叫起来:“那更衣更了多半个时辰怎么说?不是和宫婢鬼……”她后面的话被一只杯子打断了,是太后掷过去的。

太后终于报了那一杯之仇。

太子妃的杯子没有打中太后,可是太后的杯子却打中了太子妃,淋得太子妃满头满脸都水:“住口皇帝是天下共主有多少事情要做,做什么事情非要让你知道才成?多半个时辰——皇帝会陪哀家用饭,正是为了商量因为秋雨不绝之地有灾情之事,为了此事皇帝自离开灵棚在书房想出三个法子,然后想问问哀家哪个好,再拿去和六部相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