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章 放下得吗?889章 谁有祸心

888章 放下得吗?889章 谁有祸心

定王之所以急着去红鸾的家乡,只是因为上官家出事后朝廷详查其为恶之事,生怕会牵累到他外公和舅父的身上,所以想去那里善后的。而这一点同样被太皇贵妃利用了,使得红鸾确信他们母子就是大仇人。

韩氏听完歪歪头:“太皇贵妃知道你有家仇,那她不就是害你们全家、全村的大仇人?”

“应该不是。”红鸾长叹一声:“报仇心切,所思所想全是家仇,因此看人看事不免偏颇;太皇贵妃所暗示的只是当年的大水同贾太嫔母子有关,只是想以当年失掉的官银引出他们母子有谋反之心来吧?可是我却揪着那场大水不放,眼中心中完全容不下其它的事情。此事,其实要怪的是我自己。”

想到太皇贵妃手中可能还有遗旨,韩氏叹气站起来:“她如果拿着遗旨去寻丽母妃,到时候我们就有得烦了;不过,我担心她真得能拿出另外的遗旨来,上面不是写着让你福王爷如何如何,而是让三弟如何如何,那才真得让人头疼呢。”她说完伸个懒腰:“也不是累了可就是想睡,有喜的人怎么就像个猪似的,不是吃就是睡呢。”

皇帝和福王都转头看着她,把她看得有些发毛:“干嘛,我现在还不?无?错?小说 ..<>

“对,鸾儿的确要好好的调养才对,朕这就下旨让人天天给她弄些补品吃;不过弟妹你刚刚的话当真不能不防的,嗯,不过这个不用朕来操心,交给你们夫妻了。”皇帝说完笑笑:“有个能干的弟弟很不错,从前可以捉来代写功课,以后也可以捉来……”

“皇上,我也有个好妹妹呢。”韩氏及时开口,看着皇帝笑弯了一双眼睛。

福王很无辜的看着皇帝摊手耍赖:“皇上,那我们先告退了,你和纯贵妃有不少话要说,我们不好打扰。嗯,怎么也要去给母妃请个安的,时辰不早了赶得正好还能有饭吃。”他拉起韩氏就走,头也没有回。

兄弟二人的心结解开,他还是极开心的,今天这宫没有白进,而太皇贵妃的那道遗旨也没有白献上来:管它真假呢,反正一把火过后什么也不会留下来的。只是他的好心情没有保持多久,看到在亭子里坐着的太皇贵妃,他的眼睛一收脸上却带笑走过去:“太皇贵妃怎么在这里,不会是在等小王吧?”

太皇贵妃微笑着指了指对面:“福王妃请坐吧,你是有喜的人可不能累到了;那边离水边远点,水气能少些免得伤到你的腰。”然后才答福王:“王爷以为本宫是在等你就是等你,如果认为本宫只是在赏鱼,那本宫就只是在赏鱼。”

福王看看池中的鱼:“有话直说无妨,绕圈子要知道小王是没有那份耐心的。时近用膳,小王能饿着可是我家王妃不能饿,还要请太皇贵妃体谅一二。”他知道太皇贵妃特意等他就是和遗旨有关,因此他并不想绕弯子。

所有和遗旨有关的事情,都是他最讨厌的、最不想再听到的;现在,他真得只想能等着孩子出世,然后带着孩了、韩氏出去游山玩水;可是就是有些人,为了这样那样的“苦衷”不肯让皇帝宽松,不肯让他轻闲。

老天,皇帝一点儿也不好玩、还不如他这个王爷自由自在,不要再对他说什么天命所归、不要再对他说先帝的遗愿——他父亲临终前已经把皇位传给皇帝,那就绝不会再改变心意的谁再对他鼓说这些,他保证不管是谁开口他都会骂她个狗血淋头。

太皇贵妃笑着指了指亭外:“本宫就是想请福王和福王妃吃点家常的东西,不知道福王和王妃赏不赏脸?怕不怕本宫在饭菜里下毒,会对王妃腹中的孩子不利?”亭外有人抬着食盒过来,正是她宫中伺候的人。

福王妃看看福王笑道:“太皇贵妃的厚意岂敢不领?不过太皇贵妃应该不只是想请我们夫妻吃东西才对,如果还是关于遗旨的事情,请太皇贵妃明言就是。”她拿起茶来喝了一杯:“至于有毒无毒的话,我这肚子里的孩子怎么也是皇家的骨肉,如果真有人和皇家的骨血过不去,也应该不是太皇贵妃。”

太皇贵妃笑笑:“不管王妃相信不相信,本宫是绝不对任何人腹中的胎儿下毒手;孩子,何其无辜。”她指了指福王妃身边:“王爷坐吧,本宫请得厨娘虽然不能说厨艺有多好,总有点长处的。至于本宫特意相候王爷和王妃,当然是有目的,我们不妨边吃边说,你们以为如何?”

福王坐下了:“太皇贵妃想说什么直言吧,有道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啊,如果话不顺耳这饭也就不必吃,因为吃下去肚子也会不舒服的。”他抱着胸看一眼韩氏:“我一会儿就会请御医给我家王妃诊脉,对本王来说家人重过一切,有任何想害他们本王都会拼命的。”赤裸的威胁。

太皇贵妃听得笑起来:“福王的锐气回来了,本宫以为你改了脾气,看来当真是本性难移啊。”她的笑意在脸上渐渐的消去:“既然王爷和王妃有话都直说,那本宫也就不绕圈子了。本宫等在这里只是想和王爷、王妃说几句心腹话。”

“本宫很欣赏王爷最后那几句话,放在本宫身上亦然;”她看着福王的眼睛:“本宫无儿无女,可是先帝待本宫恩厚如山,皇上和纯贵妃就是本宫的至亲至近之人;如果有人伤到他们,本宫也会拼了这条命的——今天的事情,是皇上赤诚非要同王爷相见,依着本宫的意思却是不必如此,但是圣意难违。”

她说到这里目光一变:“王爷,你当真放得下?本宫为先帝、为列祖列宗问王爷这一句,王爷敢以先帝、以列祖列宗之名发誓,你当真放得下吗?”她盯着福王眼睛眨也不眨,整个人都变得凌厉异常。

她不相信福王能放得下,因为那可是皇位。

889章 谁有祸心

福王自懂事开始就被丽太贵妃有意的教导,后来更是让他和太子一起学习帝王之道,这么多年来福王自己心里都极为清楚,那个皇位在他父皇驾崩之后就会是他的,也一直为此而努力。太皇贵妃不相信他当真说放下就能放下,只因为韩氏的不同意:要美人不要江山的帝王不是没有,可是福王还没有做帝王,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他做得到?

且福王的性子也绝不是能被****左右的人,不然现在的丽太贵妃怎么不能让他乖乖听话呢?韩氏的确是很厉害,但是在宫中滚过的她深知,女子能撒多大的泼大半和男人的宠爱有关,尤其是皇家的女子;因此,她认为福王所做出的一切只是表相。

福王闻言完全愣住,迎着太皇贵妃的眼睛微微一笑:“那太皇贵妃以为呢?我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太皇贵妃怎么认为的。”他走过去在韩氏身边坐下:“太皇贵妃已经认定的事情,我多说也是无宜的;不过本王很好奇太皇贵妃是如何看的,又打算如何做。”他没有答太皇贵妃的问话,反而反问了回去。

太皇贵妃让人把酒菜摆好后看向福王:“王爷不答本宫的话,是不是因为心虚?”她让人把福王妃面前的酒撤走:“王妃吃些茶的好,就算是再淡的酒水为了孩子好也不应该喝了——本宫听人说,王妃极喜欢吃两杯的。”她一面质问福王一面和福王妃话家常,没有半点别扭的样子。

福王拿起酒杯来:“本王的性子向来如此,喜欢说得话就说,不喜欢说得话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说;除此之外本王说话也是看人来,对着什么人就说什么话,实诚人面前就会以诚相待,对奸诈小人当然就不会有问必答了。太皇贵妃为什么要在这里等本王,心里是最清楚,有道是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又何必遮掩呢?”

他把酒一口喝光懒散的倚在椅背上:“太皇贵妃你是没有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吧?想借机再取得皇上的信任,可惜的是没有想到纯贵妃此时醒了过来,和我们家王妃干脆利落的解决了**烦;皇上不会烦、本王不会烦,原本是皆大欢喜的,可是看到太皇贵妃特意在这里等本王想来心里有些不痛快;不过本王以为也没有什么,结果还算是好的。”

“那种东西,太皇贵妃拿出来所谋不小吧?”他笑嘻嘻的挟起一筷子菜来:“眼下是不是极为心痛?”他想到皇帝的话,想在太皇贵妃的脸上发现点端倪——如果太皇贵妃真得动过玉玺,那她现在当然不会惊慌。

太皇贵妃怒气满面瞪着福王道:“倒真是领教了王爷嘴巴的厉害,本宫做事只求对得起先帝、对得起皇上就好,至于你相信不相信随便。”她用帕子拭了拭嘴:“本宫也不和你绕圈子,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本宫就是想劝你安守本份,不为其它也了为没有出世的孩子,多积些福德;有些东西注定不是自己的,硬抢也不一定能抢到手还会被世人所唾骂。”

“福王,本宫是一番好心还望你能听得进去。不要以为你能骗过你家王妃、骗过了皇上和纯贵妃也能骗得过本宫”她站起来双眼睁大:“本宫绝不会容你乱来,如果你敢生出异心来,本宫自有办法让你悔恨不已。”

她说完也不理会福王看向韩氏:“你倒是知理明礼的人,只是不要凡事听听就要相信,回去后好好的看着你们福王,不要做出什么事情来连累到你们母子,尤其是未出世的孩子何其无辜。不要以为本宫是在吓你、哄你,本宫在皇宫之内几经沉浮所见所经之事太多,还有什么是看不透的?你们王爷的心,大着呢。”

福王也不在意的微笑:“那太皇贵妃为什么不对皇上说,为什么不对纯贵妃去说呢?只要他们相信,本王就是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机会啊。”听话中的意思他好像是承认了,让韩氏猛得转过头来盯着他看个不休。

太皇贵妃却叹息道:“王爷明知何必故问,贾太嫔母子的事情的确是本宫做得不对,实在是应该早早对皇上和纯贵妃明言,而不是借纯贵妃的手除掉他们,致使现在纯贵妃不再相信本宫,让本宫如何对皇上和纯贵妃明言?只能怪本宫无家人可以依仗,又在宫中多年不敢再相信任何人,知道定王和贾太嫔要害本宫时却会想到用那种方子,终究是害人害己。”

“现在还让定王在那里胡说八道,说些似是而非的话,本宫想要说话只怕纯贵妃也不会相信吧?好在纯贵妃也是精明人,应该不会被他所骗。”她说到这里又是一声长叹:“定王现在就是巴不得纯贵妃和皇帝对本宫生疑,要知道这可是他为其生母报仇的唯一方法。”

福王挑起眉毛来:“说得就好像真有那么回事儿,五弟的话有什么不可信的?都有人去查证的,五弟怎么也是这皇宫里长大的人,岂会不知道此时应该如何做才是最好的?太皇贵妃,你如果指望我去给皇上传话,那你就省省吧。”

太皇贵妃皱起眉头:“你认定本宫是要害皇上和纯贵妃?本宫一个无儿无女的人折腾什么?你现在和皇上、纯贵妃都对本宫生出疑心来,正是定王的用心,但是福王你是有脑子的,好好想一想,本宫害纯贵妃有什么好处?害皇帝又于本宫有什么好处?定王的话你们都查证了吗,不是全部都能查证的,比如死无对证的那些。”

福王的眉头皱起喃喃的道:“死无对证?”他若有所思的托起下巴看向韩氏,伸手给她擦了擦嘴角:“你自管吃你的,现在你可是饿不得。”

太皇贵妃哼了一声:“可想起什么了?比如承乾宫死掉的那个宫人,她当真就是因为贾太嫔没有让她成为侧妃而翻脸的吗?贾太嫔的确不会让她一个宫人成为侧妃而让人笑定王和她,但是他们母子图谋大事,换你是贾太嫔不会许她个宫妃的名份?到时候还不是由他们母子说了算,再说宫人为妃在宫中也就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了。”

“贾太嫔不会以她为侧妃,宫人也会明白且理解的,她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会因此来找本宫而害贾太嫔母子?定王需要助力,就如你福王的侧妃韩氏一样,贾太嫔不让其为侧妃因为侧妃最多只有两位,相信宫人也明白在大事未成之前,定王是真得需要通过联姻把一些人绑在他们船上的。”皇太贵妃摊摊手:“这些,不用本宫说福王也是明白的吧?”

福王眯着眼睛没有说话,因为承乾殿的宫人之死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宫人嘛还是个做恶的死了就死了,主要是贾太嫔母子都做了些什么,一个宫人做过什么眼下当然不会有人在意。他没有在意,皇帝也没有在意,红鸾当然也忽略了,因为那个宫人的确死了,而且还是在太皇贵妃的宫中死掉的。

“那她又为什么会死在太皇贵妃的手中?”他可不是那么好骗得:“就算你说得有道理,可是宫人还是死在你手里的,这一点不会有假吧?太皇贵妃现在又要如何自圆其说呢?”他拿起酒来又吃了一杯:“本王很有兴趣想听听。喏,太皇贵妃何必站着说话,你这个主人家不坐下,让我们夫妻如何能吃得安生呢。”

太皇贵妃坐下:“的确是本宫让人打死她的,但是本意却不是要打死她是想逼问是谁要害本宫,可是没有想到几板子上去她已经不成了。”她合了合眼:“耳鼻口眼中流出了鲜血来,看着也不像是中毒,但是她就这样死了。不过这宫人也是个要强的,居然挺着一口气对本宫说贾太嫔母子因为遗……要害本宫,因此才让本宫得知实情的。”

福王闻言沉吟了一会儿举起筷子相让:“太皇贵妃吃啊,不用这么客气的只是陪着却不动酒菜吧?来,本王敬太皇贵妃一杯。”他把杯子举起来看着太皇贵妃饮酒时忽然问道:“本王很不懂,定王对纯贵妃和皇上说过什么,太皇贵妃又是如何得知的,而且还知道的这么详尽?你不会对本王说是皇上或是纯贵妃告诉你的吧。”

太皇贵妃的眉头微皱,喝了酒又吃了一口菜才道:“宫里向来没有永久的秘密,本宫知道的这些算不得什么,如果福王去问丽太贵妃相信你会发现丽太贵妃比本宫知道的更多;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支着耳朵的人多了去,本宫风闻一些也没有什么大不的吧。”

因为丽太贵妃让福王重新闭上了嘴巴,他不敢赌太皇贵妃是不是知道他母妃的什么事情,如果逼得她说破反倒是大家都不好看。

福王妃放下了筷子伸个懒腰:“吃饱了,谢谢太皇贵妃,刚刚正是我饿得前心贴后背的时候。嗯,听太皇贵妃和我们王爷说了许多,我只是奇怪一点,就如太皇贵妃你所说,你是无儿无女的人争来于你也没有好处,那你为什么还要掺和这些事情呢?就像你原来一样深居简出的吃斋信佛,不管到时这天下是谁的也不会慢待了你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