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章 纯679章 意外的册封

678章 纯679章 意外的册封

刺客已经出现,证实的确是有人在暗处谋算皇位,不放过皇帝离宫的好机会而行刺;皇帝的心情很不好,好在福王已经有救而他中得那点小毒也解了,当即不再停留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的回宫了。

福王离开的时候还在昏迷中,福王妃拉着红鸾的手只道了句:“宫中之事,你千万小心行事;有什么事儿用得上我不用客气,知道吗?”她向皇帝行礼后没有等皇帝离开,带着福王府的人护着福王离开了——这是皇帝的特旨,因为福王需要静养。

皇帝看着渐行渐远的福王府的人,在心中轻轻叹息:二弟,你掳鸾儿的事情一笔勾消;以后就看你怎么想怎么做了。他回头看看红鸾柔声道:“累了吧,我们回宫吧。”

红鸾轻轻的回道:“我相信福王妃,而且因为今天,我更相信福王妃;皇上,你可以放心了。”她说完眨眨眼睛和皇帝相视一笑。

回到宫里已经很晚,可是宫里的后妃们都没有睡,都在等着皇帝回宫的消息,或者说是在等皇帝伤重不治的消息?各宫各殿都打发人在等着,看到皇帝那是跪了一地。

入宫后到处都是行礼口称昭容娘娘的声音,还真是让红鸾猛然间有点不大适应,+无+错+小说+.+Q+<>

皇帝并没有理会其它人,略收拾一下拍拍红鸾的肩膀:“你歇着吧,受得惊吓不轻今天晚上就不必去给太皇太后请安了。”

红鸾闻言偏头想了想道:“也好。”此时不去见太皇太后让她担心去吧,一日她见不到自己她一日就睡不安稳;不过有件事情已经不能拖了,她轻轻的拉住皇帝的手:“皇上,妾有一事要回明,还请皇上答应妾静心听完后不要动怒。”

皇帝闻言看向红鸾:“你说。”他以为红鸾在福王府中看到或是听到了什么,并不以为意的道:“我绝不会再生气的。”他的二弟为他不惜性命,有些过错他岂能真动气?就算二弟再来夺皇位,大家就凭各自的真本事好了。

他不会伤及二弟的性命,就如福王也不会伤他这个兄长的性命一样;至少他知道为太子时,那次真正有人行刺的事情和福王是真正不相干的。

红鸾还是拉皇帝坐下,又给他递上热茶才缓缓的把先皇后的死因有疑说出来;她时时注意着皇帝的脸色,说得极为小心在意生怕皇帝一个受不住把手中的茶盏掷在地上摔碎;当她说到先皇后的死可能和太皇太后有关时,皇帝终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他的脸色有些白中透青,眼中也有隐约的怒气但并没有要发作的意思,看着手中红鸾递给他的热茶静默半晌,然后仰脖一饮而尽:“也就是说,上官家的人会追杀你,不止是因为元华的事情,最大的原因是太皇太后要杀人灭口?”

红鸾谨慎的道:“妾并不能确定,但是有这种可能的;因为奴婢并没有什么凭证可以证实当年先皇后的死有疑点,且和太皇太后有关。”她看看皇帝:“太皇太后所思所想并不是妾能看透的。”

皇帝把茶盏轻轻的放下拉过红鸾拥她在怀中紧紧的抱了一会儿才道:“还要什么凭证?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年太皇太后扔下年幼的我而去修佛,任我由丽太妃照顾而失去了依仗。鸾儿,你不用担心,我知道应该如何做;你知道我之前忍了多少年吗?现在,我当然不会冲动,因为上官家现在还不是我们能拿掉的时候。”

他轻轻的拍拍红鸾的后背:“你放心,我去去就来;太皇太后那里我总要去的,那可是孝道。”他说到“孝道”时有些冷,然后轻轻整理红鸾的散发:“你先去洗澡,我一会儿就回来陪你。对了,朕给你挑了一个字,不知道你喜欢嘛——‘纯’。”

红鸾听到福身行礼:“谢皇上。”小小的昭容能有号那是极大的尊荣,她当然感受到了皇帝的好意。

皇帝并没有马上走伸手扶起红鸾拉着她的手:“当时我在‘纯’与‘毅’为难了好久,最终还是决定用‘纯’字;你喜欢就好,我就是担心你不喜欢。”

红鸾闻言看向皇帝想问为什么会有这两个字做封号,但是话到嘴边她咽了回去:皇帝还是比较知道她的,这两个字的意思她并不是真得完全不懂;再说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轻轻的依偎在皇帝身边:“今天的星空很漂亮呢,你还记得我们赏月那天我说过的话吗?”

皇帝转头看过去,窗子外面的星子都晶亮晶亮的;他静默了一会儿轻轻在红鸾发间落下一吻:“谢谢你,我现在可以去了。”

红鸾放开他福下身去行礼:“妾等皇上回来。”她知道皇帝此时是没有心思说她的封号,但是偏偏就是说了起来只能是因为皇帝的心已乱,所以他才会找些其它的话来说,想平静自己。

皇帝是个很能自制的人,所以红鸾知道他静不下来不能去见太皇太后,才特意提起那次谈起先皇后的事情;那次她曾对皇帝说,先皇后一直陪在他身边——皇帝听懂了她的话、也明白了她的心思,才会对她说谢谢。

目送皇帝离开后,红鸾才和奔进来的柳儿、杏儿等人抱作一团,泪水终究还是留了出来;生死离别后,她才知道杏儿、柳儿、小顺子等人早已经成为她的家人,血脉相连那是割舍不下的。

当然他们并没有说多少感伤的话,柳儿几乎马上就说起现在宫中的情形:他们见到了红鸾,亲眼看到她完好无损,那么他们要做得就是帮红鸾在宫中站得更稳;说那些伤感的话有得是时间,但眼下绝不是好时机。

宫中有些变化就算是红鸾不在也能料到的,比如太子妃成为了皇后,元华眼前只有是个才人,且元华的妹妹要入宫等等;但是宫中情形的变化有很多她并不知道的,比如紫玄和纤纤现在如何,是不是依然还是和皇后走在一起。

还有,太妃们又有什么变化呢?

679章 意外的册封

皇后现在已经志得意满,只是日子过得并不舒心,因为皇帝不是天天在她那里留宿;而纤纤和紫玄明显得皇帝欢心要比皇后多,就算皇帝到她们那里去的次数加一起也不如去皇后那里的多,但是宫里有得是明眼人。

柳儿说到这眉头一动:“明眼人不少呢,像两位太贵妃还有太皇贵妃等;太贵妃对两位新进位为妃的娘娘很是不满,只是现在却有点拿她们没有办法;而太皇贵妃却对两位新娘娘很是照顾呢,现在走动得极亲热。”

红鸾点头淡淡一笑:“纤纤的封号为‘娴’,紫玄的封号为‘惠’,还真是是人如其号呢。”她没有就宫中现在的情形说什么。

小顺子道:“娴妃赐居清平宫,惠妃赐居清乐宫,玉婉仪也就是冷玉赐居明德宫的德元殿,宁才人住得远在延禧宫的兰心阁;只是因为娘娘你不在宫中,虽然皇帝执意明发旨意册封了你,还给了封号却没有给住处,是太皇太后的意思。”他对没有给红鸾住处的事情显然很在意:“总不能现在还让娘娘回宫奴院中。”

“那也没有什么;”红鸾笑笑:“她们不怕难堪你们又气什么?要知道我可是皇家正经的妃嫔,有名份有封号,让我去住宫奴院我就去住宫奴院,反正丢得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脸面。”她看看小顺子和柳儿:“你们少说了两个人吧?杏儿,你们几个怎么成了哑巴?”

杏儿和招娣、二丫看看红鸾轻轻的揉揉衣角:“没有什么,看到娘娘高兴忘了说话。”

红鸾在柳儿等人的脸上也看到强颜欢笑的痕迹,轻轻的摆了摆衣袖:“现在我已经回宫了,哪个欺负了你们,你们说就是以前,我只是介宫奴尚且不怕,难道现在还有什么怕的吗?”

柳儿连忙笑道:“娘娘说到那里去,只是我们、我们见到娘娘太高兴了;那个,华嫔已经入宫,皇帝宠幸之后直接进了妃位,现在她已经是华妃娘娘了,赐居清华宫——那个宫名也是以她的名号所命名,是现在宫中最得宠的人。”

红鸾倒是没有想到短短几天上官家的凤华姑娘已经进位为妃了,她想到上官家的势力和皇帝难为之处,轻轻一笑:“她做个妃已经是委屈了她。”这没有什么好奇怪或是不满的,实在是在意料之中。

皇帝没有把她封为贵妃已经算是没有给全太皇太后和上官家的面子,说不定上官凤华现在也极为不满呢:人家可是来做皇后的,谁知道连个贵妃也没有得到。

“冰儿呢?”红鸾看向柳儿笑笑:“她现在是在皇后那里住,还是已经另居其它宫中?”

柳儿咧咧嘴:“附住于皇后宫中,以昭容之尊天天近身伺候皇后,说起来除了那个名份外,她好像还是皇后的贴身宫女;而且听人说皇帝到了皇后那里,皇后也从来没有让她侍过寝;现在宫人们都在猜,赶上皇后月信的时候,不知道她是让皇帝去其它妃嫔处,还是让冰儿昭容侍寝。”

红鸾闻言点头:“冰儿昭容没有封号,那她现在也没有恢复她的原姓吗?”

“恢复了,大家平常都以齐昭容相称。”柳儿说到这里看看红鸾:“在娘娘不在的时候,齐昭容倒是对我们颇有些照顾;除她之外,就是玉婉仪对我们多有照顾,皇后娘娘也过得去吧,反正有皇帝的旨意奴婢们也没有吃什么苦头。”

“说起来冷玉份位倒是不低呢,居然是从四品呢,改天我要亲去相贺才成;”红鸾笑顾柳儿等人:“没有吃苦头,我怎么看你们都有些难言之隐似的?有什么说出来吧,我们什么事情没有遇到过,还有什么能难道我们的?”

柳儿低低头:“春芳这些日子去玉婉仪和太皇贵妃那里走动很勤,常常一天都看不到她个人;我们为娘娘急得不行,可是春芳却好像是在为自己打算后路;”她抬头:“娘娘,不如把春芳借这个机会送出去吧。”

红鸾摇头:“送给谁?玉婉仪吧?我看玉婉仪对春芳没有太大的好感,而且她又是太皇贵妃赏给我的人,岂能在我受封后就打发出去?还是留下来吧,像原来一样不让她做什么要紧的事情也就是了。”

“娘娘,只怕是不成的。”小平子急了:“她可是被太皇贵妃封为了女史,”看一眼柳儿他更急了:“你们不说我说了,我可是忍不住得;你们前怕虎后怕狼的,可是早晚娘娘不也要知道?再说了,就这样让人欺到娘娘头上来,你们肯我也是不肯的”

红鸾听到这里确定的确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叫过小平子来:“你说,不要理会她们;给我仔仔细细说清楚,倒底是谁要欺负你们?”欺负她的人就是欺她,打她的人就是打她的脸了——不只是因为她护赎子而且这本就是宫里隐在暗中的规矩。

柳儿喝道:“小平子”

杏儿也瞪眼:“你胡说些什么让娘娘担心,娘娘有皇上护着有谁敢欺到她头上,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话。”

红鸾放下脸来:“我是不是主子了?你们心中还当不当我是你们的姐妹了?有什么事,小平子,你给我说。”她看柳儿和杏儿的样子断定事情小不了。

小平子跪倒在地上:“柳大人被要走了,杏儿、二丫和招娣都成了宫女,可是也被要走了,就连小顺子还有翠环和香梅也被要走了;娘娘,现在你身边留下的人只有小的我,还有那个春芳了”

红鸾听得站了起来:“谁?”居然敢打她身边的人主意,实在是欺人太甚,当她真死在外面了吗?她的眉毛都竖了起来:“倒底是谁能让你们怕成这个样子?”

“柳大人被太皇太后指给了华妃娘娘,而杏儿去伺候宁才人了,二丫和招娣一个去惠妃那里,一个去娴妃那里;小顺子要去伺候齐昭容,翠环要去伺候李丽人,香梅要去伺候刘美人了。”小平子跪在地上大哭:“娘娘,太皇太后的旨意把那个李大妞册封为丽人,把一个叫刘春的册封为美人。”

本月第一天,求票亲们的保底票就给了女人吧,女人这个月一定努力加更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