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章 路窄348章 简单

347章 路窄348章 简单(推荐票加更)

红鸾思索的同时,看着柳儿又加了一句:“可能是在承和殿那里着了潮热,来得路上一吹风就感觉到了凉,应该不会是中了风邪吧;”她自己抚抚额头:“就是感觉身体有点发沉,其它的倒没有什么。”

“八成是中了风邪。”柳儿过来抚抚红鸾的额头:“倒没有发热,回去吃点药好好睡一觉吧;这种天气出来当差,真是要人命啊。”

红鸾不忘回头看看:“宫奴们最是辛苦,回去定要看看她们是不是也有不舒服的,早些吃药还能好转的快,免得吃那么多苦了;当差的事情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没有这些差事我们又要到哪里去吃饭呢?”

柳儿摊手:“也是。算了,我只是有些牢骚,你成不成?不行就让人回去送信,我陪你坐一会儿让她们抬春凳上来接你。”

“接什么接?”红鸾摇头:“我可是宫奴出身,不会那么弱不禁风的;还是早些回去的好,此时在园子里乱逛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一行人正匆匆行走的时候,听到不远处传来嘈杂之声;现在的宫中是以静为主,谁敢如此喧哗那简直就是不要性命了;红鸾和柳儿对视一眼都在心中闪过了惊疑,不约而同的回头喝[无^错^小说][].[].[]<>

红鸾和柳儿都没有远处发生的事情没有丁点的好奇心,她们只想赶快走远,走得远远的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不看到。

就像是老天故意要和她们做对一样,红鸾和柳儿带着人匆匆急行,却发现那嘈杂之声越来越近;她们的脸色有些发白,这条路是回宫奴院的必经之路,她们想避开绕远路也是要回到此处的,且此时在宫中无事游荡绝不是什么好主意。

柳儿看向红鸾:“怎么办?”

红鸾咬咬牙回头吩咐道:“低头,只管走路,谁也不要抬起头来;只要没有指名道姓的唤我们,我们就快些赶路不要留下来。”走吧,不走留下或是绕开都会更糟而已。

如果能闯过去反而更好,就全看她们这行人的运气如何了。她在心中向老天爷祈祷,希望在她们行经的时候不要有什么夭蛾子出现。

人人脚下发力行得飞快,很快就行到这条路的一半上,也是距嘈杂之声最近的地方;红鸾等人没有谁去看一眼,都是屏气急行。

“你还不说实话?当我是傻瓜嘛,那天你说你去做什么了,这些日子我盯着你,看到你鬼鬼祟祟的可不是一次两次;就那么巧父皇知道了大臣们的上书,就那么巧太后知道了此事厌了太子和二皇兄——是不是你认为这样就有机会了?是不是?”

这样的咆哮让红鸾全身都战栗起来,没有想到能听到如此可怕的话,比起福王的那几句话来更为惊人;而这说话的人她是识得的,那是三皇子康王。

想想也是,除了这些皇子皇孙们,哪个有胆子在此时在御花园里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听康王的话,他是在寻某个皇子的麻烦。

“三皇兄,有话好好说啊;这几天我一直和四皇兄在一起,除了帮明慧做了点事之外,我们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担忧父皇的身体罢了,你定是误会了什么。啊,三皇兄,有话好好说,不要、不要动手。”

这声音有点耳熟,加上话中的意思红鸾知道这应该是五皇子了;天啊,三位皇子在御花园里大打出手,可当真是大事儿;红鸾现在恨不得能肋生双翅赶快离开,也恨不得有人能把康王和五皇子的嘴巴堵上,这么大叫大嚷的还能瞒得过太后去?

就听到有人闷哼,五皇子大叫“住手”,康王大嚷:“不信打不出你的实话来,今儿小爷就是把的心掏出来,也要让大家看看你是什么货色。”

自始至终没有听到四皇子的开口,如果不是有他在被打时发出的声音,几乎让红鸾以为是康王和五皇子在作耍:看来康王和太子受到了太后的申斥,不然康王绝不可能如此暴怒。

康王的确不是个好脾气的,但却不是个只会蛮来的人;现在会公然挥拳打人,那自然是气坏了。不过他比四皇子也不过是大几天而已,如果四皇子和五皇子联手反抗,还不定是谁挨打呢。

但是五皇子却只知道大叫、四皇子也不还手任康王打骂,自然就是康王大显了威风;再加上太监宫女们的苦劝,叩头声,还真不是一般的热闹。

“我们今天一早真得去寻明慧了,然后去了宫奴院;三皇兄所说的什么鬼祟之人根本不是四皇兄,也不是我啊。”五皇子也不敢上前去拦康王,只是一旁不停的尝试说服康王;忽然他看到路上匆匆而行的红鸾等人,他指着红鸾大叫:“三皇兄,我有人证的,就是她、就是她”

五皇子说完就命人去拦红鸾等人,而且他还大叫:“那个你,今天一早我和四皇兄去了你那里,你过来向康王说明白。”他猛然间记不得红鸾的名字,太过着急也忘了喊出宫奴院三个字来。

红鸾和柳儿都听到了,她们暗中目光相撞都看向前方不远处:就要转弯走向另外一条路;两个人的心意相通,都当作没有听到五皇子大叫,闷着急行头也不回。

五皇子没有叫出宫奴院来,可是五皇子使过来人却大叫道:“宫奴院的,宫奴院的,五殿下相召你们快给洒家过来”

红鸾咬牙,就当作没有听到吧,再有十几步就可以转过去了。

可是太监们跑得不慢,一面跑一面喊在红鸾她们没有行到路的尽头转弯时,就快赶到她们身边了。

红鸾看一眼柳儿长叹举起手臂来,所有的宫奴和她一起停下了脚步;她不能再跑了,不然事情会更糟糕;柳儿也是长叹一声,迈步和红鸾迎向了来人:“公公们好。不知道公公唤我等有什么吩咐?现在已经过了午时,我们是出来当差正赶回去用饭,有几人的身体不太舒服,要快点服药才好。”

348章 简单

赶过来的太监倒没有想太多,跑得气喘吁吁的:“你们的耳朵没有带着嘛,没有听到五殿下召你们过去相见?好了,好了,快走吧;吃饭,洒家自早上到现在连口水都没有喝呢,去晚了,我们大家以后谁也不用再吃饭了。”

他们伺候五皇子的人,三位皇子在御花园里大打出手,只要让太后知道他们这些近身伺候的说不定就会被打死——向来都是主子做错事,身边人倒大霉啊。

现如今最要紧的莫过于是把三皇子劝开,让三位皇子各回各家,相信宫中也没有人希望此时太后再发作;他们就盼着还来得及,所以没有人和红鸾等人说废话,几乎是推着红鸾和柳儿就向三位皇子那边走去。

红鸾真想去买块豆腐,如果她不是多事去静嫔那里,也许就不会赶上皇子们在御花园里的这一出。到了近前,红鸾才发现事情比她想像的还要糟糕,因为四皇子被打得嘴角也裂了,而两只眼眶都乌黑乌黑的。

四皇子在红鸾过来后微微转动头部看了红鸾一眼,却没有说话就把目光移开;只是一眼就让红鸾全身轻颤,安皇子的眼睛就好像是无底洞般,黑幽幽的不见底。

五皇子仿佛捉到了救命稻草,过来一把拉起红鸾的胳膊,就把她拉到还在打人的康王面前:“三皇兄,你听她说嘛,我们真得是去了宫奴院的。”

康王住手缓缓的转过身来,一双眼睛狠狠盯着红鸾:“是这样吗?”

红鸾被康王的神色吓了一跳,连忙跪倒在地上却没有开口说话;四皇子和五皇子的确是一大早就到了宫奴院,可是现在康王把四皇子打得鼻青肿、身上挂彩,红鸾证实了五皇子的话,康王当然做错了——康王恶狠狠的眼神已经告诉红鸾,他可不想承认错。

但是此事想瞒根本瞒不住,因为容嫔已经带着明慧公主去了太后那里,红鸾就算此时说谎也无济于事;可就算是如此,说实话一样会开罪康王,可是说假话就会开罪于四皇子和五皇子,并且最终还会落个不好的名声。

在脑中想明白后红鸾轻轻的道:“是的,四殿下和五殿下的确是在今天一大早到了宫奴院。”她不用抬头也感觉到了康王如同利箭的目光。

她从来不去自找麻烦,可是麻烦却总是找上她,这让红鸾很无可奈何;眼下就是如此,康王的脾气可不好,开罪了他——就算你有道理他也不会理会的,绝对会让你以后的日子吃不了兜着走的。

想到所有的麻烦都好像和四皇子有些关联,她不自禁微抬头看向四皇子,却发现他正在看自己,只是目光里全是不屑、厌恶,还有愤怒与恨意:好复杂啊,可是她和四皇子并不熟,今天的差事才算是她第一次给四皇子做事,且做完了;刚刚又替他向康王证实了行踪,按理四皇子不应该用那种目光看着她的。

红鸾很不解,再次偷偷看向四皇子时,发现他已经偏过头去,使她看不到他任何的神色,更不要说是眼睛了;就在电光火石之间,红鸾知道今天早上看错了四皇子,而她在初见四皇子时的直觉却是对的。

四皇子绝对不简单,至少他并不是没有一点儿锋芒,只是藏得有点儿深罢了。

康王大吼着一脚踹向红鸾:“你说什么,你再给本王说一次?你是不是被他们收买了,说,你收了他们多少好处,来一起害太子和我二皇兄?”他怒目圆睁,恨不得一脚把眼前这个讨厌的宫人踏成肉泥。

他只是在太子大婚的酒宴吃得有点醉出来走走醒酒,不想却看到四皇子在大殿外的阴影处注视着大殿内的一切,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能发现他盯着的人是太子。

康王很不喜欢四皇子,因为他和四皇子出生只是相差几天,所以小时候有什么东西他从来不是独一份,四皇子那里总有和他一模一样的东西;可是四皇子的生母是他母妃口中的贱婢,听得多了他自然瞧不起四皇子,又如何能忍受四皇子和他用一样的东西?

之后连学识字等都是同样的老师,这也是他不愿意坐下好好听先生讲解的原因——如果丽妃知道是她对另外一个女子的嫉恨,害得自己儿子不肯好好识字等等,不知道会不会生出后悔来。

四皇子后来失掉母亲、又失去皇帝的欢心后,康王才不怎么同他计较了;倒底是血脉相连的兄弟,他也不习惯欺负弱小,后来的几年他和四皇子才算是相安无事。这几年里四皇子受过很多兄弟姐妹的欺辱,但绝无康王的份儿。

说到底就是康王可怜四皇子,依然还是瞧不起四皇子的;所以发现四皇子那么冰冷的看着太子时了,以他和太子的感情当然不快;正想开口斥责四皇子两句时,四皇子却转过身来平和的看着他,还对他行了礼。

康王也就没有说什么,因为他在殿外醒酒时发现自己时不时的看向大殿内,注意的人也是太子;想想是太子大婚的日子,不看太子还看谁?也就没有往心里去。

可是偏就在这两天,他在御花园里看到四皇子两次,都让让他有种怪怪的感觉;而到了今天早上,他看到四皇子居然到奉元殿外和小太监说话,转眼就不见了人;等到他现去寻小太监时,却发现连奉元殿里的太监根本就没有那个长相的小太监。

此事让他感觉极为奇怪,再想到太子和福王的遭遇和母妃的话:他是绝不肯相信太子会害福王的,就如同他也不会相信福王和母妃会害太子一样;那么福王的话就让他想了起来——定是有人利用此时的特殊情形,想一箭双雕的害太子和福王两人。

就那么突然的,康王的脑中就闪过一个念头,那个要害太子和他二皇兄的人会不会就是四皇子呢?这个念头冒出来后,他越想越有可能,因为太子和二皇兄失了圣宠后,得到最大好处的人当然是四皇子了。

因为他可不曾想过要夺皇位什么的,坐在那个位子上有什么好?天天累得半死,还不能出宫周游天下,那如做个王爷想玩就玩、想乐就乐,京城腻了还可以出去玩玩;而且他就是杀了自己,也不会去害太子和他二皇兄的,所以按着年龄往下排,除了他当然就是安皇子了。

康王想事情从来都是简简单单的,在他眼中的事情与人好就是好、坏就是坏,从来没有什么复杂可言。

一天一票没涨啊…………。

粉红票再有1 张就可以加更了,有的就砸一下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