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章 习惯害人668章 识破

667章 习惯害人668章 识破

韩帼英笑了起来:“你不是跑不动了吗?”她居然还有心思笑,听得红鸾想翻白眼,可是她现在连翻白眼的力气也没有;就算是有她也不会翻白眼的,要留着力气逃路,因为身后追来的那些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开玩笑的。

打是肯定打不过的,不要说说巾帼英雄的韩大姑娘已经累得不轻,就算她不累也打不赢那么多汉子的;可是这样跑下去也不是事儿,她一路跑一路看忽然拉着韩帼英就钻进了一个狗洞

韩帼英进去之后发现是个没有人的宅子:“运气真好。”她却被红鸾拉着又跑,自院子侧门出来:汉子们都去后门堵她们了,前面反而没有一个人。 又转了一条街后再钻了几个狗洞,那些汉子们早不知道所踪。

红鸾却并没有停下来休息,她和韩帼英需要找个落脚的地方,也想找人送消息出去:她这样一个人在京里乱转,真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到仇敌的手中;要尽快让孟大人知道她在哪里,见到孟统领她也就安全了。

见皇帝难但是见孟大人并不难;这是她在飞奔逃跑时想到的;而她要找得送消息的人,就是城中最常见的,每个城里都会有的——乞儿。

破庙当中烧着一堆树《无〈错《小说 .Q.<>

众乞儿大多打着哈欠想再躺下继续睡时,就看到那个女子十根手指飞快的做了几个花样,让他们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女子:这丐帮玩意儿,她一个女孩子怎么会的?

红鸾做完手势后道:“谁是这里的主事,我有事相求。”说着话她把头上的簪子拿下来放在手中,不用说那是要给乞儿们的。

“你是什么人?”有个半大的乞儿站出来:“丐帮外围弟子传下来的东西,你怎么会?”

红鸾一笑:“因为我也是你们的兄弟。现在性命攸关,你们能不能帮我个忙?”她在入宫之后从来没有想过,还有一天会再和乞儿们混到一处,更没有想到会求他们救自己一救。

那乞儿看看红鸾手上的簪子:“行。”他眨了眨眼睛:“可是你以后发达了,能不能让我们年年都吃上红烧肉?不求吃饱,只要一人有一块就成。”

他们不是丐帮的人,因为丐帮不想要这些太小太弱的孩子,除非是有很好学武资质的人;但是他们却算是丐帮外围的人,多少和丐帮沾了那么点关系,也就认可天下乞儿是一家的说法——当然是在他们不会饿着肚子,不用把唯一救命的窝头给人时。

红鸾把簪子给了那个乞儿,然后把中衣的衣襟扯下来咬破手指写了几行字交给乞儿:“你们要小心些,离开的人这两天不要再回到这里,除非是我再来看你们。”

看着乞儿出去送信后,红鸾拉着韩帼英退出破庙,在庙后寻个背风的地方升了火堆坐下歇一歇;因为她知道那些人是不会放过她的,找到她也只是迟早的事儿,所以她不想连累那些乞儿:他们已经足够可怜了。

天色将明时,在快熄灭的火堆前出现了一个人,黑衣却没有蒙着脸;正是上官家的那个领头人,看到红鸾他笑得让人毛骨悚然:“你倒是让我好找,没有想到你居然能找到这种地方藏身。”

红鸾拉住韩帼英:“你不是一样找到了?你们没有见过我,我也换过了装扮就算是有画像,你们也不可能轻易认出我了;为什么我刚离开福王府不久你们就找到了我?”她很不解这一点。

那人把剑取在手中:“看在你送了桩功名给我的份儿上,我就告诉你;因为你挽得那发,那不是寻常百姓习惯挽得样式,只是宫中之人才会那样挽;所以你的身份在打开院门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看破,只是消息的传递、还有刺杀的安排都要些时间,再者杀人嘛我们都喜欢在夜里做,所以到晚上才去寻你。”

他看看红鸾:“对,御林军里不只是皇帝的人;而且显然也不只是我们上官家在御林军里有人,像胡家还有另外两拨人,不也一样得到了消息;让我说,你还真能招祸,死了倒更好落个干净。”

红鸾没有想到百密一疏,随手挽得简单发式会让人看出破绽来,在宫中养成的习惯并不只有发式而已,想要寻她破绽还真得并不难;她长吸一口气:“你其实不应该说这么多话的,就如你所说,胡家还有其它人都不比你上官家得到消息慢多少。”她和韩帼英就地一滚避开了上官家死士的长剑,自地上爬起来连衣服上的灰尘都没有拍看向上官家的人。

可惜,他没有死。

上官家的人一剑架住黑袋蒙头之人、以面具遮脸之人的长剑,怒喝:“又是你们”三个人很快打成一团不辩敌我;终于面具人喝了一声:“就是我们非要置对方以死地,才会失败一次,难不成你们真想再看着她在我们眼前大摇大摆的离开?”

红鸾轻轻摇头:“我不会走的,你们继续就好,不用理会我。”

韩帼英真想一掌拍在红鸾头上但嘴上还是附和道:“我们真得不走。”其实她已经打定主意马上拉红鸾离开,刚刚她没有拉动红鸾但眼下不同,因为那些了刺客们明显要先杀人再自残,她可不是三个刺客头领的对手。

红鸾闲闲的看向三名刺客:“你们杀了我能有多大的功劳?也不过就是有人要杀我泄愤罢了,可是能捉住对方问到些实情,那才当真是大功一件吧?”

这话很诱人,虽然三名刺客都知道红鸾的心思,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她的话是千真万确;因此他们就算是想杀红鸾也要防备另外两人偷袭自己,一时间三人静静的立在原地不动。

红鸾心中是焦急的,因为她的话能拖得一时却不能拖得太久:还有什么法子呢?她眼珠转了转看看上官家的人,转而看向面具人和黑袋蒙面的人:“上官家势大不就是因为有太皇太后吗?我知道点事情……”

668章 识破

上官家的人不知道红鸾会说出什么来,但是他却知道要杀红鸾是太皇太后的意思,那红鸾当真知道些什么也不足为奇;他当即就大喝一声:“看剑——”长剑直直的刺向红鸾的鼻尖。

红鸾的话说得并不快,应该说是故意放慢了一点等得就是上官家之人的大喝,没有他的大喝又怎么能取信于面具人和黑袋人呢?听到那声大声她想笑笑的,只是长剑带着疾风而来让她汗毛都站了起来,自然也就少了那份自得反而显出几分狼狈来。

韩帼英当即大喝出剑,却在心里骂了两句,其中一句是骂红鸾没有长脑子,刚刚那么好的机会不知道跑;第二句就是骂自己了,骂她怎么就这么心软,红鸾要寻死就去寻死好了,她的脚可在自己的身上,想跑就能跑得动,偏要留下来保护这个傻大妞。

红鸾不知道韩帼英在骂自己,她只来得及尖叫出声心头闪过一个想法,不会当真死在这儿吧?其实她留下来就是为活命的,可不是为了送死;不会她的算计这么差劲,那两个刺客根本不想知道太皇太后的秘密吧?

刀剑相击的声音传来,那长剑距红鸾的胸前只有一掌的距离;而架住了上官家人手中长剑的正是面具人和黑袋人,他们看着上官家的人淡淡的道:“听她说完也不迟吧?反正她是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了,你何必如此心急。”

而韩帼英的剑后发后至,面具人开口说话时她的剑才到人家胸前,直直的就刺了进去能这么容易得手还真让她有些不敢相信,顿了顿看看上官家死士的脸才缓缓的把剑拔了出来。

剑并没有刺入要害,因为他的长剑被面具人和黑袋人架住,无法去抵挡韩帼英的剑招;而且他还要防备那两个刺客的下一招,所以只能避开要害生受了韩帼英的剑:这一剑能得手是她和其它两位刺客联手的结果,绝不是她一个人能做到得。

上官家的人受伤后依然故我,他注意的只有三个人:红鸾以及其它两名刺客;至于正在慢慢往回拉长剑的韩大姑娘,他是连看也没有看一眼,更没有看自己的伤口。

红鸾终于吐出一口气,知道自己赌对了,另外两个刺客对太皇太后的秘密很感兴趣:“你们是谁我不知道,所以我也不清楚你们为什么要来杀我;但是我清楚上官家的会动手的原因,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感兴趣的,因为绝对是个惊天的大秘闻,只是我要有命才能说出来的,你们说是不是?”

她想知道另外两拨人是不是非得杀她不可,如果不是很有可能杀她只是为了扰皇帝的心而已。

两个刺客对视一眼:“你说。”他们却没有答饶过红鸾。

上官家的人怒道:“你敢说?”他其实也好奇,只是为了身家性命着想,他不能让红鸾说出什么秘闻来:“你如果敢说一个字,我拼着性命不要也要取你的性命。”

黑袋人开口却是对红鸾道:“我不会让你死。”他这也是在答上官家之人的话,说完的后他看向面具人,显然是想知道面具人的意思。他对面具人所知也极少,想自短短话语中多知道些什么。

但是面具人没有说话,反而举起他的剑刺向上官家的死士——他用剑来回答了上官家的人,谁现在要杀红鸾,他就要杀掉谁;太皇太后的秘闻,让他感觉到那就是上官家的丧钟,他没有理由放过的。

上官家的人没有想到面具人手狠手辣,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要杀他;他连忙举剑相迎,就算明知道还有一个刺客在身边,他眼下也没有精力去做提防先在剑下救了自己再说其它。可是他却真得想错,当然就算是想对了他也没有法子做什么,因为他的的功夫不如面具人。

至到此时他才知道刚刚在小院子里面具人根本没有用出全力,能轻松逃出来当真是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他的长剑架住面具人的剑时虎口崩开,身形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而那个黑袋人只是把长剑转了个方向,只是用剑尖朝向他的后心——他就自己硬生生的撞了上去。

“你们,居然被一个****玩弄于股掌间……”他的话没有说完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因为他伤得实在是太重,黑袋人的剑几乎要自他的前胸透出,且没有给他机会让他多说话就把剑缓缓抽了出去。

红鸾还真没有想到上官家的人死得如此快,快得让她有点反应不过来,忍不住心中生出怨念来:你就不能中用些,居然被人家一剑就杀了,这么没有用还做什么死士,还出来丢什么人现什么眼。

面具人把长剑收回拄在地上看着红鸾道:“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上官家的人死了,你没有任何顾忌了,说吧,我们听着呢。”黑袋人的长剑也拄在地上,看着红鸾的眼睛冒着寒光;他及面具人的话明白的告诉红鸾,她的心思他们懂,所以上官家的人死得那么快。

红鸾原本就是打算让三个人大打出手,也好为她多拖延些时间,却没有想到面具人和黑袋人看出她的心思,手起剑落就把上官家的人杀掉了,让她根本没有拖延的机会;现在,她要如何做?说出实情来,这两个刺客会放过她吗,那答案是问也不用问得。

她的目光在黑袋人和面具人脸上转了几转,其实能看到的只是他们的眼睛,且看得不是很清楚;然后她的目光落在了两人的手上、剑上,最终缓缓的点头:“当然,现在就说给你们听,此事绝对是秘闻所牵涉之人都是宫中极有身份的人,甚至和先皇……”

她的话刚刚说了几句,就看到面具人挺剑就刺向黑袋人,其剑势比刚刚刺上官家死士时还要快三分;而黑袋人也没有闲着,他一手提剑后退另一手抖动几下腕间就射出了弓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