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3章 别无选择844章 老而不死

843章 别无选择844章 老而不死

红鸾把托盘放在了桌子上:“有些事情是极难做出决断的,不过妾想有了这杯酒能帮太皇太后想清楚很多事情;前廷有太多的事情,皇上不能久留,太皇太后您想清楚就对皇上说吧。人做错了事情,总是要付出点什么,否则岂不是对那些被害的人太过不公平?上官家的事情,听妾一句劝,您最好还是放下吧。”

她指了指酒:“酒很不错的,上好的陈年佳酿,以百花加了些葡萄酿制,是今年年节的贡品之一,皇上原说要二月二的时候和太皇太后一起尝尝的,只可惜二月二的时候宫里宫外忙得很,就算是皇上想要陪太皇太后吃杯酒,太皇太后也没有这个心思吧?选秀女的事情可真得让太皇太后累到了。”

说完微微施了一礼回到皇帝身边坐下,看着太皇太后不再开口。这酒喝与不喝全在太皇太后自己做主:她是要保上官家,还是要保她自己。

太皇太后看向皇帝声音颤了起来:“你当真要把这酒给哀家吃?要知道哀家可是你皇祖母。”她真得没有料到皇帝如此的心狠手辣,居然为了他的母后、为了除掉上官家的势力,不惜让她一死。

皇帝淡淡的道:“太皇太后喜欢吃就吃,不喜欢吃就不吃?无?错?小说 .. C<,不过是孙儿的一点孝心罢了;母后当年的死因您是清楚的吧?现今朕已经长大成人,知道母后是被人所害身为人子岂能不予理会?还请太皇太后成全孙儿的孝心。”

太皇太后看看桌上的酒,再看看皇帝终于笑了笑:“哀家吃过苦也享过福,还成为天朝最尊贵的女人,有什么不能放开的?不过就是一杯酒罢了,哀家——,吃了它成全皇帝你的孝心。”她盯着那小小的酒杯:“只是不知道皇帝要如何对天下交待你对哀家的孝心呢?”

红鸾微笑:“生老病死乃平常事,况且人有旦夕祸福,太皇太后操劳多年积劳成疾,还要好好保重凤体才是。”她这话和刚刚的威胁相同,这宫里暴毙个人再正常不过,只要皇帝一声令下,想瞒天过海还不容易?

太皇太后想到上官一族上千条人命,想到她机关算计最终却落得如此下场,咬牙端起了酒杯:“皇帝既然不念上官一族半点好,哀家也没有什么好说,事以至此那就成全了你的孝心。”她说着话把酒送到嘴边,可是手抖的厉害酒倾洒了不少她却喝不下去。

皇帝没有开口阻拦,他看着自己的手指:就是在等最后的结果,要么太皇太后死要么就是知道他母后的死因倒底是因为什么。

而红鸾注视着太皇太后也没有阻止,不过目光里有着赤裸的不相信,她不相信太皇太后真得会吃下那杯酒,这不过是太皇太后的试探也是太皇太后的相迫:认为皇帝不可能真得让她去死发,此时只要有人喊一声不要,她也就赢了。

可是没有人说话。尚仪跪倒地上落泪,却也不敢胡乱开口说什么,天家的骨肉相残她在宫中多年不是没有见过,只是没有想到她伺候的主子贵为太皇太后,也有这么被人相逼的一天吧?

太皇太后看着杯中的酒,酒色不错、香气宜人,如果不是在今时今日出现还当真是一杯美酒;可是她知道皇家的鹤顶红是无色而无味的,再好的酒此时被送到她手上都只是要命的东西。

她喝,还是不喝?上官家的上千条性命,她自己的性命,在她的心中拉来扯去几乎是不分上下。现在皇帝的意思真得明白得不能再明白,她如果当真不说出先皇后是怎么死的,那么上官家和她都只能去陪先皇后了。

长吸一口气她把酒放了下来,倒底她没有勇气不能心一横就吃下酒去,两行混浊的泪水随着酒杯落在桌上而流下了她的脸:“为上官家留个后,总是可以的吧?”她总不能让上官一族就这样绝了后。

皇帝还是平静无比的样子,对太皇太后吃不吃那杯酒好像没有太大的反应:“依律定罪,不会轻恕其中一人,也不会冤枉无辜之人。太皇太后不相信上官家还有心存良知的人吗?只要没有作恶,朕就可以网开一面。”

太皇太后不能再求肯了,如果再求就是她断定上官一族没有良善之人,所为都是罪大恶极的;如果让皇帝如此认定,那才是上官家的大祸。

她点点头:“皇帝想如何安置哀家?去寺庵当中礼佛,还是在宫中的佛堂之中礼佛?”她想知道她还有多大的自由。

皇帝看着她目光带着一抹幽冷:“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些,就算是太皇太后说出母后的死因来,也还要查证;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太皇太后还是在宫中的佛堂礼佛吧——至于太皇太后要去寺庵的事情照常举行,到时候朕会请一两位太妃代太皇太后去还愿。”

太皇太后的目光黯淡下来:“想得很周到,安排得也没有错漏,皇帝果然是帝王之才,倒是哀家害了上官一族。哀家倒是可以安心、放心了,你父皇的眼力比哀家好,这片江山交到你手上是对的。杀伐果断,有你皇祖父的遗风。”

红鸾和皇帝都没有答话任她说下去,此时的太皇太后已经失去一切,没有了上官家也没有了太皇太后应有的威仪,只余一个空名她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想能安度余生,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当年的事情哀家真得不想再想,也不想再提起的。”太皇太后合上双眼:“为了在宫中活下来且活得好,有哪个不是一手鲜血?并不是哀家不知道某些事情做得太过,只是当时别无选择。”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她睁开眼睛拉起跪倒在地上的尚仪:“起来吧,哀家以后还要你相伴的。当年的事情你也不知道呢,知道的人只怕不是死了就是高高在上。你母后的死不是哀家下得手,她是死于中毒而不是病。”

844章 老而不死

皇帝闻言合了合眼:“是谁下得手。”他早已经猜到他母后是为奸人所害,但是亲耳听到时心中依然激荡。多年来他在宫中的孤苦无依,为了自保用尽了所有的手段心计,贵为太子却活得那么卑微,甚至因为要活下来不得不让人假扮刺客而来行刺,借此除掉那些在他身边居心叵测之人。

他不敢明着把那些对他不敬的、对他心怀恶念的人除去,不敢对他的父皇说,不敢在他父皇面前表现得出类拔萃:只为了,能活得久一点,久到他的父皇驾崩而他能登上皇位。那些曾经的日子里,漆黑的夜里有多少次他眼角的泪水弄湿了枕头,是因为他想如果有母后在他绝不会活得如此战战兢兢。

“哀家并不清楚。”太皇太后忽然在眼中闪过了一点笑意:“现在宫中太妃太嫔们都有可能下手,要知道你的母后可是极得你父皇的宠爱,几乎可以说是宠冠后宫;现在的太妃太嫔们当年要费尽心机、用尽心思才能博你父皇多看一眼,你想你的母后惹了多少冤家?哀家并不喜欢你的母后,所以有人要害她哀家没有提醒她。”

“坐在那个位子上,如果没有本事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只能怪自己无能,哀家就算是助她一次,还能助她一生?”太皇太后冷笑几声:“当年哀家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委屈才能让你父亲登上皇位的?天下没有平白得到的好处,她身为皇后早应该知道皇后宝座的背后是什么。那毒,不是平常所见的毒,应该是一种慢性的毒药。”

“哀家后来问过御医,所用的毒并不是确定不变的,极为复杂;但是当年的御医说,应该是花草之毒,因为毒性太多而有太多的变化,御医们根本诊不出是什么是毒来,倒像是病。只不过这御医就是因为太过关心你母后的死因,而死于非命。”

太皇太后轻叹:“当年只有他力排众议,认为你母后不是死于病痛,而你父皇就让他细查,只可惜还没有查出什么来就一命呜呼了。”

红鸾看一眼皇帝开口:“那御医来没来得及把那些话说给先帝知道。”

“没有。”太皇太后沉默了一会儿才吐出这两个字来,她的脸色因此而有些许的变化。

红鸾又问道:“那名御医是不是在太皇太后叫他问话之后,当天就死于非命了?而他所查到的东西并没有保留下来是不是,嗯,依妾猜想很有可能是死于大火当中吧?”

太皇太后哼了一声:“正是。他死在家中,当天晚上的大火要了他一家人的性命,当然也把他所有查到的东西都烧掉了。”她微微一顿:“哀家问他那些话时,当日在哀家面前伺候的人有现在的三位太妃,还有贾太嫔以及两位太皇贵妃。”

“人这么全,还真得有点太巧了。”红鸾看看皇帝:“太皇太后当年是故意的吧?是想敲打她们还是已经知道了是谁所为?”

太皇太后勃然变色:“哀家说过皇帝母后的死同哀家没有关系,至于是谁所为就要看皇帝的本事了。当年的事情宫人太监已经没有什么人知道,比如丽太贵妃当年养颜就是以喝花茶、吃各色鲜花为主,她身边有个大宫女是极擅长此道的,不过现在她早已经离宫不知去向。还有贾太嫔极擅花草之道,在当时是人人皆知的。”

“而柔太贵妃当年和静太妃的交情极好,也是极爱花草的人可是自皇帝的母后出事她们有好一阵子不怎么走动,且从此之后她的宫中就再无多余的花草,她也不再与人谈花花草草的事情;而柔太贵妃身边的宫人没少至于三位太妃的交情,这个不用哀家来说了。当年哀家没细查,所以至今哀家也不知道是谁所为。”

太皇太后说完缓缓起身:“皇帝,哀家可以去佛堂了吗?”

皇帝静静的看着她:“为了上官家,你不认朕为嫡亲的孙儿也就罢了,还要搭上大好的江山吗?”

太皇太后静静的看了他半晌:“哀家所说句句为实,至于要如何做那是你的事情。皇宫之中多秘密,牵一发而全身动的道理你早就应该知道了,你怪哀家什么?你逼哀家说出真相,说出真相之后你又认为哀家要毁了这大好的江山。皇帝,你是要为母报仇,还是要置万里江山于不顾,那都是你的事情。”

先皇后之死牵扯到的不是几个妃嫔而已,而是当今天下最大的几个世家。就如太皇太后所说,每个人都有秘密,不管她们是不是知道皇帝要查的是什么,只要她们认为自己可能性命会不保,与其家族会做出什么那真得只有天知道。

皇帝没有再说话沉默了。

红鸾轻轻握住他的手:“相信没有那么难,也不是人人都愚到非要抗争的地步;至于结果就要看我们怎么做了。”

皇帝看着红鸾的眼睛,看了半晌之后微微一笑:“对,就看我们怎么做了。有些事情急不得,需要细火慢熬才成。”

太皇太后也没有多说,不管皇帝要如何做以后都不是她能左右的,这个皇宫已经不是她的天下而是她的牢笼。她把手轻轻的搭在尚仪的肩膀上,轻轻的道:“到了我们应该走得时候了。”

“皇上,你诱皇叔祖离京倒底是为了什么?是要废后吗,那个我们两个老家伙懒得理你,可是你同我们动这样的小心眼儿,却很让我们丢面子。”殿外踏进来须发皆的老王爷,红光满面:“把宫里的佳酿给我们三五百坛,我们两个老而不死的就原谅你这次。”

太皇太后闻言猛得回身:“皇叔”她的泪水夺眶而出:“哀家,哀家总算见到你们了。”她说着话身子一颤就对着进来的两位王爷拜了下去。

而皇帝和红鸾的神色都微微一动,尤其是皇帝他万万没有想到两位老祖宗还会回来:他们是皇帝的曾叔祖,比太皇太后还要高出一辈,是现在皇族中仅有的九十多岁的老人家、老寿星,身份尊贵无比。

周未愉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