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章 早朝前 711章 端太嫔

710章 早朝前 711章 端太嫔

第二天皇帝很早很早就起床了,外面天色漆黑不说,红鸾可以肯定公鸡这个时候绝对没有叫。做个皇帝还真是辛苦,每天要这样早早起来准备去上朝,听着那轻微的声响,红鸾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

她当然没有睡够,尤其是身子每一处都酸痛的难受,看到在床边穿衣的皇帝,她依然勉强自己爬起来披衣。

皇帝怎么可以自己穿衣服?侍寝的宫妃肯定要把皇帝伺候走,才能再小睡片刻,也不可能睡很久,因为还要去给皇后请安,然后再跟着皇后去给太皇太后请安,折腾完回来太阳也就刚升起来没有多久。

如果太皇太后身体微恙不见皇后和宫妃们,那她们在殿外叩完头就可以早回来一些时候;如果赶上太皇太后高兴多说几句话,就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辰了,也因此宫妃们的早膳用得很早。

宫奴有宫奴的苦,宫妃也有宫妃的难。红鸾现在才发现,宫中的每个人都活得不容易。她刚坐起把衣服扯过来,皇帝已经抱住她在她额头一亲:“再多睡会儿吧,我自己来就成,也不必叫人进来伺候,免得人多一吵你再也睡不着了。”

红鸾哪里肯真听他得非要起来伺候着不可:“妾不累的{#123}无{#125}错{#123}小{#125}说 .Q.<。”

皇帝闻言忽然坏笑着在她耳边道:“不累?那昨儿晚上为什么要求饶,不过是让你再看第三遍书册罢了,你偏就是不肯陪我看?不累的话今天晚上我们要好好的瞧瞧那书,看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看完呢,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再认真些才成。”

红鸾脸马上红起来:“皇上——。”

皇帝把她按倒在床上:“我都穿得差不多了,本来不想吵醒你的。睡吧,我知道你一会儿还要去皇后那里,能多睡一会儿总是好得。乖乖的,躺好。”看红鸾还是要反驳他故意瞪起眼睛来:“你如果当真不累,现在还有点时间要不要陪我再看看书?”

红鸾闻言不敢现坚持了,因为皇帝吻在她脸上的唇明显有些烫,老老实实的趴在被子里看着皇帝穿衣服;看了一会儿她终究还是看不下去了,猛得坐起拉过皇帝来:“要逞强也不看看成不成,你穿这样出去不怕人家笑?”

她说着话用眼眼挖了皇帝一眼,利落的给他系好衣袍上的扣子,又把腰带给他系好,上下看了看她才拉过来棉被把自己包起来:“好了。”

自她坐起硬拉皇帝过来后,皇帝就很乖的没有动也没有开口说话,到她把自己包好后皇帝忽然抱住她用力一吻:“我现在直得很想和你一起看会书。”

红鸾推他也推不开,瞪眼腿上用力把皇帝才蹬开:“皇上您要做昏君妾并不反对,只是你不要拉妾下水啊,妾可是没有那个做祸国殃民的那个本事。”她说完打了个哈欠对着皇帝摆手:“皇上,您慢走妾恭送了。”她草草在床上给皇帝叩了个头,就倒在了床上。

皇帝又爬到她身边:“我看你很那个本事呢,嗯,昏君不错……”他话没有说完就跳到了床下:“鸾儿,你还真舍得啊。”

红鸾挥了挥握起来的小拳头:“你走不走?”两只眼睛几乎要冒凶光了。

皇帝看看红鸾摸摸头:“要是不走,你真舍得打我?”他好像还真得不想走。

红鸾恨恨的盯着他:“你敢害我做个祸水,以后你就不用进我清露宫的门。”其实这句话的意思真正意思是,你以后就不想我侍寝了。

皇帝挠挠头:“你是认真的?”然后他向前探探身子:“我还想你给我生个几个儿子、女儿呢,你不让我来那你可是生不出来的。等着,晚上我再回来和你谈关于儿子、女儿的事儿,嗯,对了,今天你只要好好的把那本书看完就成——这可是圣旨哦。”

他话音刚落枕头就飞了过来,哈哈大笑着接住枕头后却没有再和红鸾嘻闹,把枕头放在椅子上转身走了:他是很想再亲一下红鸾的,不过看红鸾那个样子,他认为还是早走、快走为妙。

看到皇帝出去后,红鸾恼怒的脸忽然全是笑意:皇帝颇有点吃硬不吃软啊,在这点上他和福王当真是兄弟俩。

睡也睡不着了,不过冬天人人最想做得都是懒在被窝里,红鸾也不能免俗的缩回被子倚在床头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听到门被轻轻的敲响:“谁?进来吧。”应该是宫嬷嬷或是春芳看到皇帝离开过来伺候她梳洗的,唉,还真是不想起床。

进来的人是宫嬷嬷,她先给红鸾行礼贺喜然后过来把红鸾x下的白绢取走:“娘娘还是歇一歇吧,皇后娘娘早就有话,今天您不用早早过去谢恩的。”

红鸾叹气:“皇后娘娘的意思是一回事,我要如何却是另外一回事儿。嬷嬷也不想我真得不起来吧?”

宫嬷嬷笑笑:“老奴先出去交差,回来再伺候娘娘梳洗。”她带着那染血的白绢出去不多时回来,手上却捧着一叠衣服进来:“老奴来伺候娘娘起身。”

衣服都是素净些的,当然是相对于宫妃们来说,颜色就是宫妃们常会选得两三种,可以说她穿成这样以她的长相混入宫妃群中,还真是不容易被人一眼看到她。

红鸾看到这些衣服笑着对着宫嬷嬷道谢:“嬷嬷费心了。”新承君恩,就算是皇后的恩准也难保皇后心里没有一点的芥蒂;因此她要比原来更加谦卑,待皇后更要恭顺才可以。

宫嬷嬷一笑扶起红鸾来:“老奴已经让人煮好了水,娘娘泡过肯定会精神不少,然后再梳洗也来得及。”

红鸾摸摸肚子:“没有时间用早膳,我回来只怕要嬷嬷背了。”她倒是有三分撒娇的样子,看向宫嬷嬷一脸的委屈与可怜。

宫嬷嬷摇头笑:“娘娘,老奴岂会让您饿到?您在桶里泡着的时候,就可以用早膳啊,老奴一早起来就给娘娘备好饭菜,有些是娘娘爱吃的,有些却是娘娘必须要吃得,就算是不喜也还请娘娘多用些,于身子还有将来都有好处。”

红鸾闻言看着宫嬷嬷半晌没有说话,倒让宫嬷嬷有些不安:“老奴说错了什么?娘娘不要介怀,老奴是为娘娘好……”

“不是,只是忽然间想起了我的母亲和义母。”红鸾把头倚在宫嬷嬷的肩膀上:“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长者细细的叮咛我吃东西了。”

711章 端太嫔

红鸾回忆起父母死后的那段日子,只要能有东西吃已经是老天的照顾,她哪里还管得了冷热,哪里还顾得上会不会吃坏肚子?她微微的合上眼睛,现在的她要好好的着手报仇了,以她现在的身份总能做些事情,且能做得不少。

宫嬷嬷转过来看看红鸾:“娘娘,老奴还怕你嫌罗嗦呢,您要是不怕烦老奴有得是话要说呢。”她给红鸾把衣服脱下来,扶她进入澡桶:“您可以先睡一会儿,老奴马上就叫春英把饭菜送上来。”

红鸾闻言睁开眼睛:“嬷嬷,春英……”她要提醒宫嬷嬷,不是在她身边呆得久就是自己人。

“我知道的,娘娘;”宫嬷嬷打断红鸾的话:“有老奴在,谁也不要想在清露宫里翻天,您不用操心的。春英,现在你可以放心的用。”说完她就出去了。

红鸾撩起桶中水,应该是药汤才对,有药香弥漫;在水中舒展一下身体,她很安心的合上了双眼:她相信宫嬷嬷。似乎是无来由的,但是她清楚为什么会对宫嬷嬷放心——宫嬷嬷不止是救过她,且待她当真是实心实意。

不多时春英带着两个小宫人进来,摆好饭菜后就让小宫人出去了,她跪坐在澡桶旁伺候红鸾用饭,神情十分的恭谨,和平常有些许的不同。

红鸾细看她两眼:“皇贵妃那里说去一直没有去呢,这两天有空头的话你要提醒我一下。”

春英把汤递给红鸾:“嬷嬷说这汤要让娘娘用完的。皇贵妃那里并不忙着去,再等等应该就会来请娘娘了。”她小心翼翼的说完看一眼红鸾:“昨天皇上过来后不久,端太嫔打发人来找过奴婢,倒了没有说什么要紧的,送了奴婢一只钗。”

端太嫔就是原来的贾昭容,皇帝把先帝留下来的妃嫔大多都抬了位份,而贾昭容还得了封号;因为她为先帝育有五皇子——五皇子现在封为定王,因此端太嫔母以子贵现在得以独局一处,虽然宫院不大但胜在清静。

红鸾到没有想到春英会被收拾的如此服贴,她眯起眼睛来宫中可没有人知道春英已经成了她的人,倒也不妨留着春英钓鱼有:“端太嫔?倒真是稀奇,都问了些什么事儿?”

“问娘娘的衣服每天什么时候送去浣衣院,说是想和我们宫里的人做个伴儿一起去;还有就是问我们院子里的花草和树木可有变动,她说我们宫里西角上种着几株梅花,过些日子应该就会开了,比御花园里的梅花香上好多呢,如果还在的话想到时候让我给她几枝。”春英接过红鸾手中的空碗:“其它就没有什么了。”

红鸾想想也是不得要领:“嗯,以后待她是远是近你看着来,不要引起来人的疑心来,每次她们来了之后所言所行你都要告知我。那钗你收着就是,以后有人送你什么东西,你看着能收的都收下来,只要告知我就可以。”

春英闻言大喜,连忙叩头谢恩;聪明如她自来到红鸾身边便不为所用,想什么法子也没有用,现今虽然是惧宫嬷嬷但能得到红鸾的信任与重用,何偿不是一条出路?尤其是红鸾话中的意思,那可是能让她得不少的钱财且不用担心会受罚。

以往她做什么事要偷偷摸摸的,现在却可以不用再担心被发现后受责罚;两面讨好的事情予她最为有利,到时候要认哪个为主子全在她了。

红鸾轻轻摆手让她把吃得七七八八的饭菜撤了下去,然后叫了宫嬷嬷进来梳洗打扮完时辰还真是早得很,她微笑道:“走吧,今天是宜早不宜迟的。”

宫嬷嬷跟着红鸾到了坤宁宫谢恩,又接过了皇后的赏赐,陪皇后说了一阵子后就直接回了清露宫:太皇太后昨天就说了,这两日她身子不太爽利让宫中之人不要去烦扰她。

皇后当然对红鸾大清早就来请安谢恩是很高兴的,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纯贵嫔就是个极识进退之人;尤为让她放心的是,纯贵嫔还向她进言,应该在皇帝面前为齐昭容还有玉婉仪说几句好话——这种宫妃才当真是贤德的,当下她高兴的点头。

但她并没有打算这两天就让皇帝在临幸她人,倒底要看皇上的意思,不能让他心生不快到时她不但无功反而有过了:要献美人也要看时机的;当下好好的慰励红鸾一番,让她这几日好好的伺候皇上,其它的事情她心中有数。

回到清露宫中红鸾刚坐下就报说康王和宁王打发人送了驾仪来,倒还真是意外;最意外的就是大妞和春儿的来访了,她们亲自带着东西上门道贺。

红鸾没有收她们的东西:“我们姐妹不必那么客气,你们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不必弄这些表面上的客套。”大家都熟得深知对方恨自己入骨,所以红鸾让她们收到那套假惺惺来。

春儿当即冷笑起身:“我们受伤娘娘大喜,想来娘娘这两日心情大好。只是一场姐妹我们来提醒娘娘一声,要防着乐极而生悲。”

大妞紧跟道:“按说侍寝之事是我们在先的,娘娘占先也没有什么,我们姐妹想知道姐姐什么时候会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也让我们能分沾喜气。”

红鸾听得笑起来:“你们想要我美言几句,嗯,想来你们是有所准备的——我凭什么要为你们美言?再说你们的侍寝之事原本是太皇太后向皇帝开得口,你们今儿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大妞看着红鸾:“娘娘当真不念往日之情份了吗?就算您不念我们的姐妹情,难道也不念翠环和香梅二人和娘娘的情份吗?说到太皇太后,娘娘这么聪明的人还会想不明白?我们来了就是太皇太后的意思。”

红鸾眯起眼睛来:“你们敢?是不是前几天的教训不够,当真以为我是那么好欺的人嘛,我告诉你们一句话记清楚了,你们如果敢动翠环和香梅一根汗毛,我就让你们去冷宫里洗衣服不要以为我做不到——你们动翠环和香梅以为宫中人看不明白,还是以为皇上不懂?”

“翠环和香梅我们动不了,那柳儿和杏儿如果被打个半死,不知道娘娘要如何向皇上告我们的御状呢?”大妞冷笑起身:“如果我是娘娘定会三思而行的。”

从昨天到现在一直不舒服所以更的有点晚,今天争取三更新书爬榜中求推荐票、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