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章 是这样吗576章 兵不刃血

575章 是这样吗576章 兵不刃血

福王几次三番的试探过,但是像现在这样已经不是试探,他就是要逼得皇帝露出马脚来,让太皇太后看清楚,眼下的皇帝隐得有多么的深:只要让太皇太后明白,势必会向皇帝施压,但是皇帝并不是个软柿子。

以福王对皇帝的了解,在他对红鸾的好感大白于人前时,不论是出于情义还是出于尊严,皇帝都没有路可以退,必会和太皇太后起争执。

太皇太后很有可能会杀掉红鸾,不过只要他把事情做得好,就能让太皇太后顺势答应把红鸾赐于自己;而因为红鸾太皇太后和皇帝就会生出极大的裂痕来,而皇帝就等于是失去了最有力的臂助。

这只是福王的第一步,他砍掉皇帝的一条胳膊并不是他最终的目的,最终的目的却是要把皇帝丢掉的胳膊按在自己身上。

他亲自画图,亲自过问“红鸾星动”的制作,当然不只是因为儿女私情;而他早就准备着想看看皇帝的反应,要看看他的这位皇兄如何应对——相信定能让他很开心的。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他把“红鸾星动”拿了出来,也牵起了红鸾的小手,就等着看皇帝是忍还是怒了:忍,他还会继续变本加厉,就不相信皇帝能忍到|无|错|小说 .[][].<>

不只是因为对红鸾的那点情,更多的是皇帝的脸面、体面,皇帝的尊严:这是在宫里,不得皇帝赏赐,宫中的每个宫人都是皇帝的女人;他在皇帝面前如此作为,就是生生的打了皇帝一个耳光。

皇帝还没有脸色变化,康王那里却已经跪了下去福王惊愕回头看向自己的弟弟,一时间机变如他也不知道要如何应对为好了。

红鸾在原地是一惊接过又是一惊,福王的首饰里含着她的名字已经让她很震惊,震惊之中含着恼怒:她再次成为福王手下的一枚棋子可是她却无力抗拒些什么,手中的镯子就仿佛是烫得,让她恨不得狠狠的摔在福王的脸上。

她只是个弱女子,也只是想报家仇而已,你们皇家争大位关我什么事儿?她这份怒意还没有攀到最高的时候,就听到了康王的话;转身看过去,身子霎间就僵直在原地。

这个康王来凑得什么热闹,她刚刚的话说得不够清楚明白吗?为什么这些人没有一个真正的问过她的心意,就这样按着他们的想法来安排自己:她的确只是个奴婢,可是她有永远做个奴婢,不给康王做小妾,不用嫁给福王做侧妃的自由吧?

皇帝显然也被康王弄得愣在当场,半晌后他缓缓抬头看看福王,又看看康王再看向福王:“二弟,三弟所言是不是真的?”

福王满嘴里的苦涩难明,现在要怎么回答?他如果答是,那国丧期间居然想着纳妾的康王,定会被御史大夫们骂个狗血淋头,而皇帝会不会因此而把康王降为郡王?但可以肯定的就是,皇帝定会责罚康王的。

他只有一个同胞的弟弟,因为很早之前就知道母妃的打算:自己会是登上大宝的那个人,而弟弟就是个富贵王爷的命;同样的父母可是两人的命运却是天差地别的,所以他很疼这个弟弟,舍不得他受半点委屈。

此时让他点头说是,眼睁睁看着弟弟受罚他做不到;可是他摇头也不成,那就成了康王欺君,同样也会是受罚;他从来没有如此两难过,皇帝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红鸾缓缓的跪下去:“皇上,王爷,奴婢只想好好的伺奉太皇太后,请皇上和两位王爷成全奴婢。”她是奴婢,她无能力自己做主可是却也不想做个棋子。

皇帝闻言终于看了看红鸾,平静无波的目光就好像在他的眼中,红鸾和其它宫人没有任何不同:“哦?你想伺奉太皇太后?”自这句话谁也听不出皇帝的心意是什么。

康王狠狠的盯了一眼红鸾咬牙道:“刚刚本王不是对你说过了,你、你真得不想活了,是不是?”也只有这位王爷才会如此口无遮拦。

红鸾垂头:“奴婢福薄,不敢承王爷的错爱。”她说着话对着康王叩了三个头,又对福王叩了三个头:“奴婢只是个平常的宫婢,请王爷高抬贵手,奴婢感激不尽。”她把话几乎是挑明了说出来。

康王气得握拳:“这里有皇上在,由得你个宫婢想怎样就怎样?”他抬头看向皇帝,满眼里都是恳求,就好像皇帝是太子时他每每去求恳时的可怜目光:“皇上,臣弟知道所为荒唐,可是请皇上成全”说完他对着皇帝叩了三个响头。

皇帝没有看红鸾看向福王:“二弟,你说此事朕怎么做才好?”

福王的目光扫过红鸾手上的镯子:“三弟胡闹,定是不知道哪里招惹来了不痛快,又到皇上面前来胡闹,皇上不必理会他。”他的目光再次掠过红鸾,心知今天晚上不得不放弃如此的好的机会:“臣弟陪皇上到前面走走,让三弟回府好好思过吧。”

他说完还对着康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快叩头谢恩离宫,不要再惹麻烦了。

康王的目光在红鸾手上的镯子上一转,脖子一梗:“请皇上成全臣弟,臣弟会在登基大典之后再把她带回府中的。”他看向福王:“皇兄,您就助我一把吧。”他这是在求福王放弃红鸾。

福王的心底微微一抽,避开了康王的目光:“还不快些滚回去思过,你不要忘了,我们兄弟还在热孝中。”

“皇兄,你答应代我向皇上求恳的,也不差这十几天的功夫,有什么不能说得?”康王见福王不肯答应他,越发不肯放弃了:“皇上,臣弟甘愿受罚。”

皇帝看着福王很为难的样子:“倒底,是怎么回事儿?”他的脸上已经微微现出怒色来:“父皇大行没有百日,三弟如此成何体统”

康王却犯了倔脾气:“皇上您不答应把正信赐给臣弟,臣弟就跪在这里不起来了。”

福王气得手脚冰凉,真不知道康王今天是撞了什么邪:“你……”

“二弟,你刚刚拿出来的镯子……”皇帝偏在这时开口提到“红鸾星动”的镯子。

康王出口打断皇帝:“是我托二皇兄,给正信打出来的聘礼。”

皇帝没有责怪康王的无礼,他从来对康王都极为宽容的,只是看向福王目光有些幽深:“是这样吗?”

576章 兵不刃血

福王恨得几乎把牙齿咬断,看着康王真得想一脚踢过去,看能不能踢醒他;在这种时候,康王添得什么乱?他和丽妃从来没有想过让康王助一臂之力,所以他们所为也从来不对康王说,并不是信不过康王而是对康王的保护。

如果有个万一,虽然福王和丽妃都不认为有那个万一,可是世事无常的道理他们母子懂得,打开始有心要夺那把椅子开始,便把康王排除在外:就算是他们不成功,康王依然是先帝的骨血,没有参与、什么也不知情,至少依然能做个富贵王爷。

只是福王却没有想到,什么也不知道康王居然会帮起了倒忙来,在这种时候跳出来犯了牛劲的和他卯上,软硬不吃的非要把个红鸾讨回去不可;他不相信康王会看上红鸾,因为他的弟弟他懂,康王喜欢的女孩子向来不是红鸾这种性子的。

来不及想康王为什么非要讨红鸾,他不得不重新开始谋算:原本想把康王打发走,他再逼皇帝也不迟,可是现在事情却不受他的控制;如果是其它人来捣乱,就是有八条命现在也不会剩下半条,康王却只能让福王把这口气咽下去。

他的目光阴郁的扫过红鸾,想到了一个法子,在他原本的打算稍稍做个变通,虽然康王难免会因此而受责,可是那也是康王自找得他根本无法在皇帝面前保下他来了;让他生犹豫来的,是心底泛上来的那丝不舍。

这让他极为不舒服,眼前浮现出金銮殿上的龙椅来,他咬牙暗道:不过是个变通的法子,三弟也不是真喜欢她,到时候再想法子吧,总不能误了大事。

“是,”他答皇帝的话艰涩至极:“皇上;臣弟拿出来的镯子就是为三弟准备的,不过臣弟原本想得是,等到登基大典之后再提此事;相信皇上绝对会玉成此事。”他说到这里抬头看向皇帝,目光灼灼:“皇上向来最疼爱三弟,不过是区区一个正信罢了,皇上怎么会忍心让三弟失望呢。”

康王听到福王的话后终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他看红鸾一眼以目光对她说:你命大,小命这下是保住了。他再次看向皇帝,配合着福王叩头:“请皇上成全。”他心里想,皇上倒是不像母妃和二皇兄所说,哪有半点对红鸾的意思。

皇帝有些意外的看看福王,然后他的目光飞快的、隐秘的看向红鸾,唇角含上一丝笑意:“二弟,你真得是如此想?”他并没有福王所以为的惊慌,反而好像是有什么奸计得逞的样子。

这让福王心里有些不安,可是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地方不对,便点头抱拳:“是。皇上,三弟虽然所为的确为礼法难容,责罚臣弟是同意的,不过也请皇上怜他这份痴劲就成全了他吧。”他说到这里心底又是一抽使得他顿了顿才道:“皇上最是疼爱他,其实臣弟倒是多话了,皇上又怎么会不如了他的意。”

他说到这里长长一叹:“皇上有时候的确是太过宠他了,此事如他的意倒没有什么,不过却要让他吃点苦头,知道些分寸才成。”他的话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绝口不提不孝二字;又用疼爱二字把皇上绑住,让他也无法用不孝问罪于康王。

红鸾看看康王,心道有个哥哥就是好啊,不管生气与否做哥哥想着的还是如何替弟弟脱罪;只是事情的急转直下,让她对福王更是没有半丝好感了:就算是原来福王曾救过她、帮过她,那几分好感也全被福王的话粉碎掉了。

福王为了那个大位,同胞弟弟也舍出去了,虽然有替康王脱罪但是不能否认福王是在利用康王;而他更是为了那个大位,和自己没有任何仇怨两次利用她、谋害她了。

要知道她是不能离开皇宫的,她还要报仇呢这个该死的福王,她把镯子握在手里在地上重重的一按,不过那镯子结实的很并没有坏掉。

此时已经没有她说话的份儿了,她只能听凭这兄弟三人的相争:皇帝,会不会帮她?唯一的希望啊。

她却没有看向皇帝,希望越大时失望同时也越大;而她在福王的身上就很清楚金銮殿上的那把龙椅,对皇家人的有多么大的吸引力了;皇帝还没有坐热,而且他坐不住得话就要丢掉性命的,岂会为了她而置自己于险地?

那天晚上的月亮,真得很美;只是,却不是能让宫中其它人知道的美。红鸾轻轻的合上了眼睛,那月色再美也不过是霎间罢了,她不要迷失了自己的本心。

皇帝听完福王的话轻轻的点头:“三弟的确是不对,此事让御史大夫们知道,岂不是成了大事儿?不说御史大夫们,父皇大行不足百日啊,三弟你、你实在是让朕伤心”他说完背转身去,半晌没有言语。

福王眼中却闪过喜色,知道皇帝要发作了,他等得就是这个;当下他躬身:“三弟并不是不孝的,只是他的性子向来是想到什么是什么,我听他的话是早就有这个心思,只是父皇卧病在床所以才没有说出来;请皇上息怒,还请皇上成全他。”他最后紧逼了皇帝一句。

只要皇帝发作起来,不肯把红鸾赐给康王,太皇太后可是在宫里活了半辈子的人了,有什么是想不透得,根本就不用人去提点:太皇太后都不需要证实什么,只要有所怀疑就足够了;到时候太皇太后下旨处置红鸾,就会让她和皇上间出现裂痕。

而他嘛,也就可以进行第二步了,上官家的助力可是极大的;只要能得上官家的鼎力相助,那把龙椅是唾手可得;他费这么多的心力,因为他不喜欢杀人,血流成河劳民而伤财致使国力变微,不是他想看到的。

这样的法子兵不刃血,很好。

皇帝转过身来恨铁不成钢的看向康王:“三弟,你也不小了,朕还指望着你能为朕分担些;此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正信就赐给你了,不过要等到我们除此热孝之后才成;以后再如此胡闹,朕定不会饶你。回府,为父皇抄经不许出府门一步”

福王和红鸾闻言都是脸色大变,不敢相信的抬头看向皇帝。

有凤来仪就要从粉红榜上掉下来了,女人急求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