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0章 一条明路861章 终于知道了

860章 一条明路861章 终于知道了

春儿被训斥后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得在柳儿的引领下离开了清露宫。她在柳儿离开后,在袖中掏出银子来塞给带种的小宫人:“拿着吧,有劳你引路,买双鞋子穿。”

那小宫人看看银子收了起来对春儿一笑:“我们清露宫的规矩就是,谁要赏我们东西都可以收起来,都是我们娘娘所赐,所以刘采女您还是不要指望奴婢会告诉你什么。其实,我们清露宫无事不可对人言,你看到的就是全部了,实在不必再问我们这些当差的。”

春儿的脸阵红阵青,没有想到小宫人的嘴巴如此利害,尴尬笑了笑:“你想到哪里去了,只是谢谢你引路罢了。”她实在是不好再开口问小宫人些什么,也知道此事定会被红鸾知道。

小宫人笑得一脸天真:“那奴婢谢谢采女贵人的厚赏,引个路就可以赏二两银子,看来采女贵人近来发了财啊。”

春儿的脸更红了,吱唔两句后不再说话,由太监看着她回去:她依然还是戴罪之身。路经御花园时,倒是看到几位妃嫔,因为她身边有太监跟着她们过来搭话,也只是说些无关痛痒的话。

刚和贾太嫔道了别,春儿就看到太皇贵妃走了过来;她心里清楚[无][错]小说 ..<>

太皇贵妃笑着让春儿起身,转头就对跟在她身边的太监道:“本宫和刘采女想单独说几句话,就在这园子里走一走,本宫想不算是违旨吧?如果皇上和纯贵妃怪罪下来,自有本宫担着,不会让你们代本宫受过。”

两个太监哪里敢说其它,齐齐躬身退后,远远的跟着太皇贵妃和春儿,不敢近前来打扰。御花园中的人见到,也只能多看几眼,心知自己不是太皇贵妃不敢做同样的事情出来。

容太妃和贾太嫔对视一眼双双长叹,贾太嫔苦笑:“人的运道是极难说的,不过太皇贵妃可不只是运道好了,在先帝临终前被册封为皇贵妃也就罢了,现在如太皇太后长住佛堂了,她依然能得圣上敬重,和纯贵妃交情非同一般,不是我们几个姐妹能相比的。”

容太妃看着远处的太皇贵妃:“太皇贵妃原本就比我们得先帝宠爱,倒也算不得意外。”她倒是很知足:“想想原本前前后后入宫的姐妹,再看看我们眼下,我已经很惜福了。现在,大家能泯恩仇坐下笑谈度余生,那些过去的事情还是不要理会了。”

贾太嫔收回目光看看容太妃:“我倒是听到些风言,说是太皇贵妃在先帝临终前得了什么东西的,可能因此皇上才会如此敬重她?说起来定王过上两年成家立业,我也能出宫住到王府去。只是你还要多熬几年了,和太皇贵妃多做几年伴也是好的。”

容太妃拿起手帕来扬了扬,示意远处的静太妃过来:“我和静妃姐姐这一辈子能出去到公主府上住上几天就成,其实出不出得去也没有什么,只要公主能得个好夫婿,我能看到她生儿育女,就别无他想了。”

“宫中这么多年,现在想想就是镜花水月,有时间我也多抄写些**,算是为明慧积点福吧。”她看向贾太嫔:“过去的事情,想想就如同恶梦一场,现在能醒过来还不算太迟。”

贾太嫔点头:“是啊,我近来也常诵些**。嗯,我要回去了,姐姐和你静妃姐姐说会子话吧。”她起身又看一眼远处的太皇贵妃离开了。

太皇贵妃陪着春儿走了好远才离开,没有人知道太皇贵妃和春儿说了什么,可是看到春儿吃惊的样子,相信太皇贵妃肯定所言之事非小。

当天春儿把自己关房里谁也没有见,直到晚上贾太嫔打发人来她才走出卧房。

次日红鸾听到春儿所言皱起眉头来:“休要胡言,不要以小人之心度他人之腹,本宫有什么打算你还是不要猜疑,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成。贾太嫔的人,怎么可能会问出那样的话来知罪就给本宫跪下。”

春儿跪倒在地上:“娘娘明錾,贾太嫔的人昨天晚上的确是来了,虽然没有明说可是那意思也很明白了,旁敲侧击过娘娘和妾说过什么后,暗中指一条活路给妾,那就是太皇贵妃。”她悄悄看一眼红鸾:“只是不曾说娘娘坏话,就是多问了几句娘娘以前的事情,妾因为事关己身并没有多言。妾该死,妾不应该蒙骗娘娘。”

“你为什么要骗本宫,贾太嫔在宫中向来与人为善,就算她没有帮过你也不曾害过你吧?”红鸾的眉毛几乎要竖起来:“想借本宫之手为你除掉看不顺眼的人,你的胆子不小啊。”

春儿脸色有些发白:“娘娘,妾知错了。因为贾太嫔所说的活路就是要妾去死,妾才会动了这个心思。昨日太皇贵妃在园中看到妾,把妾训斥了一番,说妾如果还要心存恶意,就算是娘娘不动手太皇贵妃也不会饶过妾的。可是贾太嫔昨天打发人来,却让妾投奔太皇贵妃,说她定能助妾得到皇上的欢心。”

红鸾皱起了眉头:“贾太嫔的人问你太皇贵妃说了些什么,你不说她便又问了我的事情,然后就指点你活路,你以为本宫那么好骗?”

春儿以头触地:“事情就是这样的,贾太嫔只是想知道娘娘家的事情,妾哪里知道?又问娘娘的家乡,问娘娘倒底何故离开家乡,又是如何和妾相识,这些事情要么是妾不知道的,要么是妾不想说得,所以她什么答案也没有得到,才会想害妾的。”

红鸾想了想:“你多虑了,贾太嫔可能只是好心,太皇贵妃是个心慈的人,她给你指得活路原本就没有什么不对;如果你不是对贾太嫔的人抱怨了本宫什么,她也不会给你指明路的,对吧。”

861章 终于知道了

春儿听完知道瞒不过红鸾去便道:“妾不是有意要抱怨什么,只是来得人太多妾想找哪些对娘娘有怨恨的,到时告诉娘娘才会故意说几句抱怨的话。娘娘,妾以为贾太嫔这次打发人来真得不是那么简单……”

“好了,我不管你和贾太嫔有什么恩怨,那都与本宫无关。”红鸾打断了春儿的话:“你心里对本宫的怨恨本宫很清楚,不要给本宫动小心思,否则的话本宫可以换个人,并非定要用你。”她说完拿起茶盏来送客:“给本宫老实本份些。”

春儿却没有立时就走,还是叩了头道:“贾太嫔使来的人问得话很有些古怪,妾当时心神不定,因为在想太皇贵妃的话,她提到她和娘娘的家乡;当时贾太嫔的人问妾时,妾说和娘娘是发小,只不过是有些仇怨,后来越想越有点不对,请娘娘救我。”

红鸾轻轻摆手:“好了,就算是和本宫发小也没有什么了。柳儿,送客。”她不想再和春儿多做纠缠,有很多的事情是不能让春儿知道的,所以早早的打发了她走:“对了,这次不要忘了打赏引路的人,莫要让清露宫的人认为你厚此而薄彼。”

春儿听到后脸色微变:“是,娘娘。可是,娘娘还是注意些贾太嫔吧。”她无奈的跟柳儿出去,最后不死心的提醒红鸾。

不用春儿说红鸾也会注意贾太嫔的,只是这样的事情不必说给春儿听就是了。想到贾太嫔使人去打听她的身世,红鸾的唇边闪过一丝寒意,看来贾太嫔和定亲王要好好的查一查他们了:如果不是这两天等上官家的消息,她早让宫嬷嬷只盯着贾太嫔而放弃太皇贵妃那边。

太皇贵妃现在看来就是她家乡的人,机缘巧合和梅香姐妹有缘,所以才会多关心一点当年的事情儿;而贾太嫔和定王却没有理由如此关注当年的那场大水,除非他们母子是始作俑者。

现如今要引那个隐在暗处的人出手,却不想贾太嫔居然打发人去问春儿那些话,还莫名其妙的指给春儿一条活路:贾太嫔的人如此说话是什么意思呢?红鸾想不通把太皇贵妃扯进来,于贾太嫔有什么好处。

宫嬷嬷到了中午前后回来打理清露宫的事情,听完红鸾的话她凝重的道:“听娘娘一说,奴婢正好这两天看到定王弄了些卷宗,都是抄写出来的,就放在贾太嫔那里母子二人每天下午都会翻看好一阵子,看样子要看完了。”

“卷宗?什么卷宗?”红鸾看向宫嬷嬷:“定王能弄出卷宗来,肯定在外廷留有记录,回头打发人请孟大人去查一查。”她的心跳得有些快。

自打入宫以来,她就想查出当年的大水是怎么回事儿,可是宫中事情烦杂她常常要自保,而用以查找真凶的机会并不多,却没有想到近来这些日子,当年的事情却渐渐的浮出了水面,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七八年前,就是娘娘也提过的那场大水的卷宗。老奴趁着无人时翻看过,全是和那场大水有关的人与事。”宫嬷嬷耸肩膀:“因为和我们清露宫没有什么关系,老奴也没有往心上去。听娘娘提起贾太嫔问刘采女的话,老奴想会不会和那些卷宗有关系?”

红鸾没有说话,眼中却有泪光闪过,没有想到真被她寻到了当年的真凶;只是,贾太嫔为什么要害那么多条人命,而定亲王为什么还要去当年大水过后的地方,她想弄个清楚明白,也让自己的父母死的明白。

宫嬷嬷吓了一跳:“娘娘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话、有什么事尽管对嬷嬷说,有嬷嬷在就是天塌下来也不用怕的。”她把红鸾抱在怀里:“是不是贾太嫔和定亲王想要用当年的事情害你?给嬷嬷说,嬷嬷定让他们吃个大大的暗亏。”

红鸾轻轻的摇了摇头,过了好一阵子才能平稳好心情:“嬷嬷,你好好查一查定亲王和贾太嫔倒底在做什么,当年大水一事看来定有隐情在,如果他们真得牵扯其中,那就和上官家有什么猫腻;为了防他们害人,我们可以早早告诉皇上早治他们的罪。”

宫嬷嬷听得出来红鸾没有说实话:“娘娘放心吧,老奴会尽快查清楚的。那太皇贵妃那里……”

“太皇贵妃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红鸾虽然已经对太皇贵妃去了疑心,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没有。”宫嬷嬷摇头:“只是贾太嫔和定王好像要谋太皇贵妃手中的什么东西,太皇贵妃好像是知道的——和我们清露宫无关,他们两宫并不像我们看到那么和睦。”

红鸾揉揉额头:“那就不用再留意太皇贵妃了,盯得定亲王和贾太嫔吧。”她想了想又道:“打发人去看看古公公什么时候下值,请他过来坐坐。”

现在能确定当年大水之事定是贾太嫔授意她的父兄所为,灭村之仇岂能不报?红鸾在宫嬷嬷走后,咬着牙齿无声的哭泣起来,在心中对她的父母道:女儿找到杀你们的仇人了,定要让他们下去向你们赔罪。

她在得知仇人之后却并没有高兴,也没有如释重负,反而流了不少的泪,把赶来的古安平吓得不轻。她和古安平好好的商量了一番,决定查清楚当年的事由和现在贾太嫔和定亲王想做得事情,然后把他们母子交给皇帝处置。

当天晚上红鸾睡不着,把皇帝吵得也没有睡好。皇帝后来干脆不睡了,轻轻的抱着红鸾给她说些玩笑话,讲些有趣的故事,在天快亮时才把她哄得睡着,可是皇帝却不能再睡他要起来上朝了。

红鸾是被柳儿叫醒的,睁开眼睛看到柳儿一脸的不安:“怎么了?”她的家仇清露宫中还无人知道,她相信不是因为贾太嫔或是定亲王的事情让柳儿如此。

“刘采女,刘采女被刺重伤,现在依然昏迷中。”柳儿看着红鸾:“可是无人知道是谁下得手。”

求票,求支持两本书都看的亲把票投给新书吧,谢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