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5章 当年县令826章 不砸了

825章 当年县令826章 不砸了

红鸾坐下后太皇贵妃还是劝她少一事是一事,早早回宫安心养胎是正经,和娴嫔斗这个气做什么;她的目光掠过红鸾的小腹:“你不听本宫的劝,当真孩子有个万一,到时候你就是哭死、痛死也换不回来的。孩子是最要紧的,你还是回宫去吧,听话啊。”

她想起了她曾经有过的两个孩子心中微微一痛,轻轻的摇摇头拿起红鸾的手来:“本宫不同你说什么孩子是在宫中的立足之本,单就是用做母亲的心来同你说,有哪个母亲不是宁愿自己死也要孩子活着的?你正在气头上,为了柳儿和二丫的死悲痛万分,而且孩子还小你几乎感觉不到,可是你已经是个母亲了,如果真得有个万一你就会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后悔。”

“孩子那是身为母亲的心头肉啊,自心上硬生生的把肉割下来的那种痛,相信本宫吧,绝对不是人能忍受的。”太皇贵妃眼中闪过丝丝的泪光:“回去吧,要报仇你有一辈子的时间,可是你的孩子能不能平安出生却只有十个月而已,你连十个月也等不得吗?”

红鸾被太皇贵妃的神色吓到了,虽然看上去太皇贵妃的脸还是那样的平静,但是能看出她真真切切的关怀来,比原来任何时候的关心都强烈的?无?错?小说 .. C<>

“我知道,太皇贵妃。”她开口有些艰涩,甚至避开了太皇贵妃的眼睛:“等到贾太嫔过来我们就离开。”她不敢面对太皇贵妃眼中的真诚,一个在深宫里居住了半辈子的女子,能用这样的真诚对她说话,实在是让她感到丝丝的愧疚。

太皇贵妃的目光再次落在红鸾的小腹上:“我的女红虽然算不得很好,不过却对小孩子家的衣服很拿手,原来……”想到夭折的女儿还有未出世的儿子,她偏过了头去——曾经最大的幸福就是伴着她的女儿做小衣服,她女儿的衣服从不假手他人,未出世儿子的衣服也早早就备好了;长吸一口气她没有再想下去:“本宫这两天精神不错,回头给你做两件吧。”

红鸾连忙推辞:“怎么好劳动太皇贵妃呢,宫里有那么多人,实在是使不得。”

太皇贵妃摇摇头:“你错了,就是因为宫里有那么多的人,所以你儿女所用都要出自你手才对。你做得衣服穿在儿女的身上,好看不好看不重要,妥贴啊,孩子穿着舒服;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知道应该如何疼,也只有你会用尽仔细的心思,懂不懂?”

她忽然合起掌来:“本宫也不给你做小衣服,本宫教你做,孩子还是穿亲娘做得衣服才真正的舒服。就这么决定了,这几天你好好歇着,过几日本宫再去你那里教你。”

红鸾看着她喃喃了一句:“谢太皇贵妃。”除此之外她再也说不其它来。

太皇贵妃拍拍她的手:“选秀的事情好像是定了,太皇太后让娴嫔担此大任,说让惠妃多照看宫内的事情,帮着娴嫔些就成;而你有身孕不能太过操劳,宫里事情已经足够烦杂,免得你再动了胎气。”她看看远处,看到贾太嫔和娴嫔一处走过来眉毛微微一皱:“选秀的事情是免不了的,规矩就是这样,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

“倒是贾太嫔,和娴妃走得这般近做什么,那种人……”她轻叹一声:“算了,本宫不用替人操心,她是个机灵的从来不曾吃过亏。”看一眼红鸾:“不是本宫小心眼儿,是真得不用本宫操心的,当年的那场大水连个侯爷都斩了,可是她的父兄弟弟什么的都平安无事,现如今听说又升了官,且还到了工部掌管水事。”

红鸾听得心中一动:“贾太嫔的父兄也是有本事的人了,水事可是关系着天下百姓的福泽,皇上把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贾太嫔的父兄,定然都是极好的人。”

太皇贵妃看红鸾一眼:“你也是个聪明的,虽然说宫里见人说好话,与人说话留三分,可是你也不必如此高抬他们。”她的眼睛黯了黯:“我的姨母一家人就是死在当年那场大水里的,而当时贾太嫔的兄长正是那里的知县大人,极好的人?任成千上万的百姓……”

说到这里她忽然住口,咳了两声:“都是陈年旧事了。贾太嫔人还是不错的,在宫中明哲保身什么人也不能得罪、不敢得罪,才能保得定亲王平安长大成人,她也不容易的。”说完把茶递给红鸾:“润润喉咙吧。”

红鸾点点头接过茶来心头却是一阵激荡,居然没有想到贾太嫔和当年的那场大水有如此深的关系;她几乎不能把持自己,连喝了两口茶水才把勉强把心神稳住——贾太嫔的兄长绝对是杀害她父母、乡亲的凶徒之一,而且是那个直接下手之人。

她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干脆把茶把桌上一掷:“贾太嫔,没有什么事儿我们就回去吧,这里的戏可不适合我们看呢。”

贾太嫔点头:“回去也好。”她对娴嫔微微点头,虽然恼恨娴嫔对她的无礼,却还是把性子按捺住了。她为了儿子在宫中忍了十几年,现在当然也没有什么不能忍得——天知道将来定亲王成亲时,会不会有妃嫔出来坏事呢?只要她儿子的亲事未定,她总还要一忍再忍的。

娴嫔却欠了欠身:“请太皇贵妃和太嫔留步,妾已经备下薄酒为两位娘娘赔罪。纯贵妃,您就这么走了?还真是让妾有点不也相信,天不怕地不怕的纯贵妃现在居然胆子变小了。”她随意的摆摆手:“也是,宫中规矩就摆在眼前,不要说是死了两个奴才,就是死上十个八个,还真能让我堂堂皇妃赔命——她们也配?纯贵妃,慢走,妾就不远送了。”

826章 不砸了

红鸾听完猛得把茶盏扫到了地上:“你再给本宫说一遍?”声音森然已经是怒极。

娴嫔却不顾贾太嫔的相拦和太皇贵妃的怒目:“妾说得是实情,又有何说不得?此事皇上和太皇太后已经有了定论,那两个奴才已经送出宫去火化,妾却还在贵妃你面前站着,还用得着妾再多说嘛。奴才就是奴才,岂能和主子相比?不要说是打死两个,以后再有那不开眼的对妾不敬,妾一样还会杀一而儆佰的。”她说完往红鸾身后看了一眼。

红鸾上前一步:“娴嫔说得好。”说完一掌打在娴嫔的脸上:“现在本宫是贵妃你是嫔,你就是本宫的奴才,也就是身份高点的奴才罢了,本宫不能打杀你可是要打你也是随本宫高兴。”她说完又一掌打在娴嫔的脸上:“这可是娴嫔你刚刚说给本宫听得。”看到娴妃的人要上来,她踏上两步:“过来,你们都过来,哪个把本宫推倒在地上……”

她冷笑两声:“等着抄家灭门吧。”说完又是一掌打在娴嫔的脸上:“她们死了白死,本宫今日打了你也是白打,以后只要本宫不开心就来打你,谁让你是个奴才呢”她说完又是一掌过去,每一掌打得都算不得很重,可是声音却很响。

娴嫔想躲,可是她往哪里去人们就吓得下子四散开来,没有人愿意和红鸾小产沾上关系,是能逃得多远就逃多远,连清平宫的宫人太监们都不敢上前来救他们的主子。

“住手。”娴嫔大叫着捉住了红鸾的手:“你再不住手……”

“你打我?你咬我?”红鸾步步急逼,盯着娴嫔冷笑:“那你不用和本宫客气,你尽管打就是,可以往本宫的肚子招呼,相信到时候皇上定会好好的赏你。”她说完抬脚就踢了过去:“你不打就放开本宫,不然一个不小心把本宫弄得跌倒了,你知道后果的。”

娴嫔在红鸾踢过来的时候不得不先放开双手,再避开踢过的脚:她可不想把红鸾带倒在地上,就算一摔不会让红鸾如何,可是到时候难保红鸾不会用这个来害她——今天红鸾可是动不动就把孩子挂在嘴边,真得有什么准备打算用孩子来害她说不定。

气人的也莫过于此:红鸾打她羞辱她,可是她偏还要为红鸾着想。这比红鸾打她更让她难堪。

红鸾一脚一脚的踹过去:“你就是个奴才,不然你起来打我啊。”她根本不给娴嫔在地上爬起来的机会,直到打得累了她才坐下喝茶,喝完又把杯盏摔在地上:“小顺子,你说这清平宫里是不是太脏太乱了些?”

她说完左顾右盼:“唉,实在是不像样子,如此怎么能让太妃们安心看戏呢;说不得我这个做姐姐的要为娴嫔收拾一番才好。小顺子——”她拉长声音叫着自家人却拿眼盯着娴嫔,一脸的不怀好意。

娴嫔刚刚被人扶起来,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弄得一头一身的灰尘,听到红鸾的话又冷又气整个人抖作一团:“不是你清平宫会这样乱?你不是喜欢摔杯子吗,真有那本事就把这皇宫都摔了,都砸了。”

红鸾微笑抚掌:“娴嫔你既然开了口,我岂能不如你的意。来人,给我把这清平宫砸了,为娴嫔娘娘清理一下碍眼的东西,让她消消火气。”她本来就是为砸清平宫而来,此时得了娴嫔的话,那更是不用客气了:“清扫干净知道吗?不要扰了太妃们看戏,当差要有个当差的样子。”

得了红鸾的话,就看清露宫的人都如狼似虎的扑向清平宫里各个值钱的东西,清平宫的人想拦,可是被香梅赏了两个耳光后,也就没有人敢真正下死力去护着宫中的东西了。

但是砸了不大一会儿小顺子抱着一个瓶儿飞奔过来,放在红鸾的面前俯耳对红鸾说了几句话,听得红鸾眯起了眼睛来。她摆手吩咐小顺子:“让他们住手吧,这样珍贵的东西都砸了,只怕娴嫔娘娘赔不起又要赖到我们头上了。”

“我不介意帮人忙,可是却不想替人背黑锅。”她说完看向娴嫔用手指弹弹花瓶微笑:“你的胆子还真不小啊。”

娴嫔莫名其妙的样子:“是贵妃你好大的威风才对,妾定要到太皇太后那里和你理论。”

红鸾点头:“本宫也有此意,不过却要请皇上来一趟才成。”她拍了一下手边的花瓶:“这些东西是娴嫔布置的吧?眼光不错啊,这瓶儿,实在是让人挑不出什么错来。”

娴嫔皱眉:“一个瓶儿能挑什么错,贵妃见人就挑错,如今连个瓶儿也要横挑鼻子竖挑眼吗?宫中之事历来是三十年河东就有三十年河西,妾还是劝贵妃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了。”

红鸾笑起来:“本宫只管我这三十年的河东,至于那三十年的河西,娴嫔,你怎么知道会是谁呢?不过本宫却是知道这三十年的河东要由本宫说了算,至少眼下是这样的。”她指着瓶儿问道:“这是娴嫔你着人领来的东西布置的清平宫?”

“不是,这里都是太皇太后命布置的,全宫上下无人不知,纯贵妃你又想做什么?”娴嫔怒气冲冲的:“你以为你想砸就砸,哼,这次只怕是你砸了多少就要赔多少了,太皇太后赐给妾的东西,也是你能砸得吗?”

红鸾看着她:“你再说一遍这是太皇太后吩咐人布置的?”语气变得冷了很多。

娴嫔大声道:“再说十遍清平宫也是太皇太后亲自吩咐人布置好,又赐给妾住的。现在毁在你纯贵妃的手里,妾要看你如何向太皇太后交待。”她指着清平宫里东西:“你现在不砸了,现在知道东西金贵了?妾还没有看够哟,纯贵妃的威风不是大得很嘛,接着砸就是,妾等着你砸完再去慈宁宫也不晚。”

“不砸了。”红鸾冷笑:“你就是请本宫砸,求本宫砸,给本宫跪下叩头,本宫也不砸了。不过,你敢对太皇太后大不敬,本宫却不能放过你——来人,拿下她头上的钗环,给本宫掌她的嘴。你们给本宫狠狠的打,这是在代皇上打,不用害怕。”

本月最后一天,再次求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