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8章 清白689章 忠孝难两全

688章 清白689章 忠孝难两全

红鸾剥完了手上的桔子放在小碟子上轻轻的推到皇后面,取了身边宫女奉上来的微湿的干净棉巾擦拭了手指;而此时娴妃等人也把“千岁千岁千千岁”说完了,众妃都以为红鸾此时会避让,所以大半的妃嫔都微微的屈下了膝盖准备着向皇后行大礼。

惠妃的眼睛没有离开过红鸾,她实在不知道红鸾自哪里来得好运气,居然可以逃过那些刺客的追杀;但是此时红鸾的沉静却让她心头上多出些不痛快来,但至少眼下她还不想和红鸾撕破脸为敌,因为华妃要远比红鸾更有威胁。

她看到红鸾把棉巾放下后,双手收拢在一起也准备要行大礼了。不管如何到目前为止红鸾已经给了华妃难堪,见好就收正是时候,换作是谁也没有理由继续下去,那就不是给华妃个教训,而是表明要和华妃势不两立了。

宫中讲究的是平和,不管有多大的仇表面上还是要和和气气的,谁也不会把冤仇摆到桌面上,也不会把怨恨放在脸上。大家都是皇家人了,自然要讲究城府,要讲究喜怒不形于色。背后的勾当是一回事儿,碰面还是要亲亲热热的姐俩好。

皇后微微向后倚在椅子背上,她用余光看向红鸾就是不希望她此时避让小说..<,能看到华妃现在这个样子可真得不容易,她不想这么快就放华妃过去。

红鸾就在众人的注视与盼望下,整了整她的衣袖后微微抬身:华妃的眼底闪过一丝的笑意,不管如何还是她上官家赢了,她就算是再胆大妄为也不敢太过份。但是下一刻她的笑就凝在了眼中,因为红鸾抬身并不是要起来,她取了一串葡萄到面前坐好,气定神闲的开始剥起葡萄来。

她所取葡萄是盘中最大的一串,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她的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让娴妃和惠妃等人都微感意外,但却并没有太大的表示;因为所有的妃嫔都明白,红鸾要针对的那人是华妃而不是她们。

当中微有些尴尬的也只有惠妃而已,胡家出杀手的事情福王不知道她却是知道的,同时也是她促成的:丽太贵妃当时并没有下定决定,是她加了两句话而让胡家用了死士,只可惜是功亏一篑让红鸾又逃得性命。

她想要除掉红鸾的心思很复杂的,复杂到她自己也不清楚倒底是因为福王掳走红鸾让她嫉恨得发疯,还是因为红鸾的存在威胁到她在皇帝心中的位置?但是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真得不想再看到红鸾。

红鸾还是回来了。惠妃相信红鸾和福王都不会疑心到她和胡家的死士有关,因为她在胡家只是枚准备将来弃掉的棋子,所以看到红鸾时她还是很坦然的。且,红鸾在宫中和不在宫中,她有着完全不同的对策。

现在让红鸾为她扫除华妃也不错,不然她是动不得华妃一丝;胡家赞成与否都不会给她任何的保护与支持。

惠妃轻轻的垂下眼帘,膝盖轻轻的曲起向皇后开始行礼;就在霎间她有了决定,她相信红鸾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红鸾压上去的是她自己的性命,断没有把自己送到绝路上的道理。

比惠妃还要早一步行礼的人是娴妃,她微垂头屈膝向皇后行大礼,行动如行云流水十分的赏心悦目,没有丝毫的滞碍。她甚至连看向惠妃也不曾,就对皇后行了大礼。

惠妃和娴妃一同行礼,众嫔妃当然也就跟着行礼,殿上跪满了人而站着的唯有华妃。

皇后依然不说话的看着华妃,下巴微微扬起,目光也有些泛冷:不用说,只要华妃再不拜她就要发作了。

华妃没有理会皇后看着红鸾开了口,声音依然是清脆好听:“纯昭容,本宫要向皇后请安,请你先避让。”既然红鸾装傻她就挑明了开口,不管是自出身还是现在的身份,红鸾都没有可以反驳她的余地,只能乖乖的从命。

她要得就是红鸾从命,只要红鸾从命那她就占了上风。小小的宫奴而已,也想骑到她头上去?真不知道她那个自命聪明的姐姐,怎么会被宫奴欺,但她不是上官元华。

红鸾手里捏着一粒葡萄抬头,看着华妃微微的欠身笑容满面:“华妃娘娘的话妾听到了,只是这是在是坤宁宫,皇后娘娘不说话妾不敢从命的。”她的话一出满殿跪着的妃嫔都抬起头来,都想看看红鸾是不是当真吃过熊心豹子胆。

华妃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看着红鸾的目光也冰冷如刀:“纯昭容,你在宫外受了惊吓神志不清本宫不同你计较;唉,说起来你也是可怜,还没有等到册封之日就身在宫外了,半个多月过去你也受了不少的委屈吧?”

她忽然关心起红鸾来:“宫外什么人没有,你孤身一个女子实在是艰难,名节的事情也就不必太在意了。”这话当真是诛心

皇后的脸色也微变的看向红鸾,她此时才想起如此重大的问题:是啊,红鸾离宫半月有余她在何处落脚、又是和什么人在一起?孤身一个女子在外名声能不毁。

满殿的嫔妃都低下了头,都知道华妃的反击犀利至极,不管红鸾在宫外经历了什么,不可能没有见过男子的,就算身子没有破可是和其它男子见过面、说过话,那已经说不清楚了:谁能证实你的小手没有被人握住?

而且红鸾神秘消失在宫中,怎么出得宫?她的身子是不是已经被男人抱住、碰过也是无法说清楚的事情。总之,红鸾的清白在华妃开口之后就已经毁掉了。

天下的女子的名节重于性命,而宫妃的名节就更要重要了,像红鸾被人掳出宫外就等同于失去清白:只是因为她是皇帝亲自接回来的,才没有人开口过问此事由着红鸾重回宫中。

红鸾看一眼华妃并没有急着答话,把手中的葡萄剥好放在盘中,然后又取过微湿的棉巾仔细擦拭过手指,才抬眼看向华妃:“华妃娘娘这话岂不是说满宫之中全无清白可言了?你没有在宫外停留过,还是哪位姐妹不是在宫外长大的?”

689章 忠孝难两全

“大家都是在宫外长大,岂不是和妾一样没有了清白?”红鸾说完微微一笑:“华妃娘娘说话还要仔细些才成,事关皇家的体面这样的话岂能轻易出口?”她说到这里转头看向皇后:“皇后娘娘,妾是皇上亲自带回宫中的。”

皇后闻言明白过来,伸手轻轻的拍拍她的手:“昭容宽心,些许谣言而已,自有本宫为你做主。”不管红鸾是不是真得清白有辱,她是皇帝带回来的还是自己的人,岂能让华妃欺负了去:“华妃,你今儿可是来给本宫请安的?口出如此狂言可是当宫中没有责罚吗?”

华妃淡然一笑:“娘娘息怒,昭容话中有误且以如此污水泼众姐妹,依妾来看娘娘当治纯昭容之罪才对;我们姐妹的确是在宫外长大成人,但是却不能和纯昭容莫名消失在宫中、出现在宫外且还流连十几日才回相比。”

“我们自幼除父兄之外有谁见过外人?纯昭容在独自流落在宫外,身边没有伴着一个人,唉,有些事情不是众姐妹愿意看到的但实是……”她说到这里看向红鸾:“或者昭容你可以为众姐妹解惑。”

她是知道红鸾是被福王掳走的人之一,所以才会在名节二字上做文章:只要红鸾不能证实自己的清白那么她只有一死,如果是红鸾自尽以明其志还能有个好名声留在身后,不然她就要被赐死皇帝也救不得她。

宫妃失了名节就是辱了整个皇族,皇帝就算是有心相护也难犯众怒,因此红鸾在华妃的眼中已经是个死人。原本华妃是想给皇后请过安再对红鸾发难的,可是没有想到小小宫奴居然敢在她面前放肆,所以才会早早发难给红鸾、也是给众妃嫔们一个教训,让她们明白她上官凤华、她上官家的人是不能轻辱的。

红鸾不紧不慢的道:“华妃娘娘刚刚不是说只要在宫外就是宫妃名节有失嘛,原来是你们在宫外不算,只有我在宫外才算是名节有失。倒是我误会了华妃娘娘的话,实在是不好意思。”她自称为我不再称妾,连表面的一点客套也抹杀了。

因为华妃摆明是要弄死她,她再客套那不是太过轻贱自己?她取了一粒葡萄放在嘴里慢慢的咀嚼,看着华妃没有任何的惊慌失色,更没有要打发人向皇帝求救的意思。

华妃笑笑:“当然是纯昭容误会了本宫的话,不过本宫并不怪你,你出身于宫奴院有什么不懂的、听不明白的也是正常。我们姐妹都是在宫外的家中长大,但是入了宫可不曾再离开过,但纯昭容入宫后忽然十几天不在宫中难不成也是回家了?不然就真得要好好的说个清楚,免得日后有什么流言而伤到昭容、也伤了皇家的体面。”

红鸾把葡萄中的籽吐出,自有宫人用小碟子接住了,她用帕子轻拭了下嘴角对皇后道:“娘娘可以用了。”她又取了一瓣桔子放入嘴巴里,此时众人都明白她这是在亲自试毒——皇家众人所吃的东西都不是第一口。

皇后轻轻点头开始吃葡萄,看着华妃道了一句:“华妃,你说话要小心些。纯昭容可是皇上亲自带回来的,本宫这是说第二次了,你口口声声的说纯昭容的名节如何如何,本宫是不是可以当成你在质疑皇上,认为皇上昏庸到如此地步才会把名声有损的宫妃再接回宫中?”

红鸾没有想到皇后也有如此犀利的时候,忍不住看过去见她得意的眼色心中暗笑一声,猜到了这应该是有人教给她的;回过头她看向华妃很有些委屈的样子:“华妃娘娘是不是说只要入宫后再离开在宫外逗留,于我们姐妹而言就是名节有损?”

华妃看着她:“当然是如此。”宫妃入宫后可不像那些宫人宫奴还有可以离开的时候,她们是终生无望踏出宫门的一步的。

红鸾看看殿上的众人再看看皇后:“原来是这样,看来皇后娘娘也不如华妃娘娘如此清楚啊。”皇后闻言看向红鸾有些惊疑,但因为相信红鸾才没有开口质询,而红鸾迎着皇后的目光接着道:“娘娘,那您和妾向皇上所奏看来没有希望了,让姐妹们可以回去省亲见见家人会失了名节,那娘娘和妾不是在做善事而是在害人性命啊。”

皇后刚想摇头红鸾对她使个眼色,暗示她看看宫妃们再开口。此时的宫妃们全部惊呆般的看向皇后,脸上的神色当真是激动莫名,对于此时的她们来说还有什么比再聚天伦更幸福的?她们只是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皇后的主意。

皇后看清楚宫妃们的目光马上明白,这是极好的笼络宫妃们的机会,马上轻轻的点头长叹:“看来是本宫所虑不周啊,本宫只是体谅众妃在深宫之中想念父母,却没有再深想到名节一事,倒是本宫所虑不周差点害了众妃。”

红鸾叹气:“是啊,原本皇上就要答应的,看来娘娘还要上奏千万莫要毁掉众姐妹的名节。娘娘本来认为孝为大道,天下儿女都伺奉父母只有我们姐妹不能承欢膝下,因为君臣有道但娘娘想上体天心,以省亲可以稍慰父母思女之心,也能让姐姝在父母跟前稍尽孝道,唉——,却是想左了,幸得华妃娘娘提醒才免以铸成大错。”

想让宫中妃嫔都与她为敌?那就让华妃也尝尝这种滋味吧。看着众妃看向华妃吃人般的目光,红鸾在心中冷笑连连:名节?那你现在就要好好的论一论名节了。

看向华妃她嘴角带笑:“自古忠孝难两全,娘娘和我以为可以让皇上成就一段忠孝两全的佳话,唉,岂知是个大错。华妃娘娘大义不是我能比的,众姐妹要谢谢华妃娘娘的救命之恩。”她火上浇油浇得很勤。

华妃没有想到红鸾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你在胡说些什么,自古以来宫妃入宫后便要断天伦,专心伺奉皇上、太皇太后……”她的话说出口才省悟过来,却已经为时已晚。

众妃看向她的目光都要变成刀子了。

第一更求票求支持,新文还请亲们捧场。

广告:

书名:《有凤来仪》

作者:一个女人

书号:2152759

简介:

慈祥明理的公婆,贤德淑良又恭顺的小妾,

心底良善的妯娌,性子温和的儒将丈夫,

这么好的一家人,偏她是第三者插足、恶妇一枚;

呃,和离虽然路漫漫,为了幸福光明的未来她也要奋斗不是?

在和离之前,是做恶妇继续“欺负”人家良善,还是去小柴院做凄 凉怨妇?

这还真是一个问题。

PS:女主是正妻,为什么这么纠结呢?请看正文,嘿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