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章 意图不明080章 道理

079章 意图不明(粉红票180张)080章 道理(为推荐票加更)

现在粉红票是188张再有7张就又可以加更了推荐票也要投哦

红鸾勉强应对小圆,随着窗外阳光的西斜她越来越坐不住了;可是看着眼前小圆那张圆圆脸上的笑意,她就硬压着自己坐在椅子上。

终于她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原来的红鸾去哪里了?

做乞儿的时候,她是一点亏也不肯吃的;被骗到刘大家也没有相让春儿一步,初入宫中也不曾受过刘珍姐妹一丝气,就算是黄宫女和花宫女最终也被她算计——总之,吃亏的人一向不是她。

她对人并不都是一拳打回去,像春儿、刘珍姐妹她可以想也不想以拳头来说话;但是像黄宫女和花宫女,却不是能用拳头解决的:她不是不懂的隐忍,可是她的隐忍是为能除掉害她的人。

但是现在呢?现在她倒底在做什么,她对花绽放退让,对柔妃隐忍,对小圆也是一张笑脸:所有这一切,她只是想暂时保护自己,并没有想到要如何除掉这些要害她的人

弱肉强食,她如果一味示弱只怕真得就成为永远的弱者,再也无法成为他人头上的刀子。

红鸾忽然抬起头看向小圆~无~错~小~说~.~Q~<:“都这个时辰了,我还有些事情,妹妹你去看看娘娘是不是有功夫让我拜辞;如果娘娘没有时间,那我就在院子里给娘娘叩个头也是一样的。”

她说完拿起茶盏来学着小圆的样子吃一口:“我也只是想知道娘娘是不是还有什么要交待——娘娘对我恩重如山,可是我却不知道怎么回报娘娘,也唯有一片忠心罢了。”

不管古安平说了什么,她总要去对质一番才成;反正以她和古安平自幼相处的默契,只要他们能在一处,总能自圆其说的;至少不会给柔妃借口,眼下就杀掉他们两个人。

反击就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主动更是能让自己不会陷入绝地。

红鸾霎间自惊慌中清醒过来,一双眸子清澈见底的看着小圆,笑意吟吟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心:担心并不能救下古安平,搏,才有一线希望。

小圆闻言明显一愣,她显然完全没料到红鸾会在这个时候要求离去;但是看看外面升高的太阳,红鸾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对,因为她不是永福宫的人,她还有她的差事要做。

而且红鸾的反应仔细去想更是没有不对,她如果说了谎那么现在根本不会想到要回去当差,应该很担心古安平那里才对。

小圆笑着跳起来,还不忘抓起一块点心:“姐姐说得对,我们娘娘今天事儿多,说不定把我们两个给忘了;倒让我把爱吃的点心吃了个饱,姐姐以后有空闲的时候可要常来啊,你来了我说不定就会有口福。”说完嘻嘻笑着打开门跑了出去,门却并没有关。

红鸾看一眼门外,伸手取了一块她刚刚尝过的点心,飞快的三两口就吃了下去,然后又取了另一块也是三两口就吃了下去;因为吃得太快,她不得不猛灌了几口茶水。

她这里刚拿起第三块点心来,小圆已经跑了回来,冲进来才取一块点心才道:“走吧,娘娘在等姐姐呢。”她看一眼桌上,忽然用手帕把点心包了几块塞到袖袋里:“姐姐也拿几块吧,这些反正也是娘娘赏给你的。”

红鸾很是犹豫了一番才道:“虽然是娘娘赏给我的,可是娘娘只说让我在这里吃,可没有说让我带走;我、我还是不要了。”她说完目光还在点心上转了转才迈开步子。

小圆自然把红鸾的神情都瞧在眼中,也不再说话带着红鸾再次来到殿上。

殿上只坐着柔妃,一旁立着的都是柔妃宫中的女官与宫娥,并没有见到古安平。红鸾并没有多少惊讶的表情,只是微微有些失望的样子。

柔妃看到红鸾和小圆进来笑道:“是不是从来没有和你的发小好好的说过话?”她的眼睛却放在红鸾身后的小圆身上。

红鸾躬x下拜:“是的,娘娘;”她顿了顿又道:“也没有什么,现在都在宫中总有机会好好叙旧的。”

柔妃把目光放到红鸾的身上:“嗯,你真是个懂事的。花绽放让你做什么?”她后面一句话和前面夸赞红鸾的语气一模一样。

红鸾猛得跪在地上:“娘娘,奴婢、奴婢万万不敢的。”

“我知道你不敢;”柔妃看着红鸾笑得弯起一双眼睛来:“你一来不就已经暗示了本宫,只是本宫这里没有外人,你以后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本宫说过,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你只管说,自有本宫为你做主。”

红鸾连忙叩头谢恩,但是她并不相信柔妃的话,她一个小小宫女的生死并不会放在宫中这些贵人的眼中;柔妃想要除去花绽放的话,并不介意牺牲掉她的。

虽然没有见过丽贵妃,但是能让柔妃如此小心的谋算花绽放,想来也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当然,也是柔妃不想落人话柄,尤其是不想让丽妃说出话来——这样的情形下,死一个 两个的宫女算得什么?只要柔妃和丽妃表面上的和气没有伤到就好。

柔妃抚了抚鬓边的发丝:“说吧;你应该知道了,在这皇宫里就没有本宫不知道的事情。”

花绽放和她是私下说的,红鸾相信,柔妃所知也不过是猜测而已,详情是绝不可能知道的。

但是她并不打算隐瞒柔妃,因为古安平和她的关系现在已经算是过了明路,想要除掉花绽放并没有好法子的眼下,借柔妃之手也强过丢掉性命。

至于以后丽妃那边会如何对她和古安平,眼下她根本顾不上。

柔妃听完之后沉思片刻:“不可能的。”

红鸾吓得三魂丢了两魂半,此事上她当真没有一句谎言:“娘娘明鉴,奴婢不敢欺瞒娘娘的。”

柔妃让人扶起红鸾来摇头道:“你这个孩子就是胆子小,也是,做宫奴那么久打骂受得多了,有个什么事儿自然就往坏处想;本宫相信你所说为实,只是本宫不相信花绽放让你来做的事情。”

“奴婢、不懂。”红鸾依然是惊魂未定。

柔妃一笑:“你并不是永福宫的人,就算是能常来常往又能看到什么?永福宫里的花草你看得再多对她来说也无用的,你再交好我宫中的人也不会打探到花绽放以及她主子想知道的事情,这一点花绽放和她的主子早就知道了,绝不可能再做第二次这样的蠢事儿。”

红鸾听得心头一跳,那花绽放的真实用意是什么呢?她支起耳朵认真听柔妃说下去,不想漏掉一个字,因为事关她的性命啊。

080章 道理

柔妃看到红鸾的样子失笑:“我并不知道她和她主子用意是什么。”

红鸾闻言很有些失望,如果柔妃都不知道还有谁知道呢?但是这话她不能说出口来,只能看着柔妃等她说下去。

柔妃偏头思索一会后轻声道:“你放心吧,近几日她应该没有心思来对付你吧?也说不定,但是心思一定不会全放在你身上才对。”

红鸾还是没有听懂,不明白柔妃为什么这样说。她认为花绽放逼她做细作,如果另有用意也不会是放长线,定会在近日就有动静才对。

柔妃又微笑起来:“你还是不懂皇宫,嗯,你入宫的时间还短;太后回来了,她们的心思要转走一大半呢。”她说的话并不是只为了向红鸾解释,明显她一面说一面在思索什么。

红鸾喃喃的重复了一句:“太后回来了?”她左右看看柔妃的人,哪有什么特别忙碌的样子?宫中其它的主子也不会忙到哪里去,花绽放和她的主子又怎么会把心思转走。

柔妃眯起眼睛来:“太后为什么会回来知道吗?”她看向红鸾:“不知道就去好好想一想,想在宫中长命百岁不长脑子可不行的——本宫喜欢你老实本份,可是老实本份的人并不是人人都喜欢,所以每年死的老实本份人也总有那么几个。”

红鸾身子一冷低下头答应:“谢谢娘娘教诲。”

柔妃摆手:“花绽放有什么意图本宫会注意的,但是你也要上心;要知道,那可是关系着你的性命;虽然本宫不想旁人伤害你,但是本宫并不是时时刻刻在你身边。红鸾,你想要活下去就记住我这句话——在宫里,最可靠的、随时都能指望上的人是自己。”

红鸾再次躬身谢过柔妃,这个道理她原本就懂,做了那么久的乞儿体会最深的道理就是:求人不如求己。只是这番道理自柔妃嘴巴里吐出来,却还是让她心头凛然。

“去吧,有事没事你都听花绽放的话过来走走,陪本宫说说话。”柔妃没有再提及古安平,就这样打发红鸾回去了。

虽然不知道古安平说了什么,但是红鸾能离开永福宫相信柔妃还是没有怀疑她的;她离开永福宫后,走到一处湖石旁她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永福宫:古安平倒底是如何答得柔妃?

而且现在古安平在哪里呢?是被留在了永福宫中,还是已经离开了?她一直在担心,可是却没有敢问一句。

大妞扶住她:“你没有事儿吧?”直到她握住红鸾的衣服,才知道她身上凉凉的;心头忍不住就是一惊,她知道这是红鸾**衣与中衣湿透的缘故。

想到花绽放的相召,再看看眼下的红鸾,大妞合了合眼:“也许,我们错了。”

“错了?”红鸾喃喃的重复道。

“是啊,如果一直做宫奴,只要能熬到年头我们就能离开;现在……”大妞再次睁开眼睛:“太、为难了。”是太危险了,她只是换了一种说法而已。

红鸾忽然用力握住大妞的手,盯着她的眼睛:“没有错,我们没有错;如果我们不争,那我们绝不会熬到活着出去的年龄。”

大妞感到了疼痛,红鸾握得太用力了:“但是你现在……”

“不流汗是收不到粮的。”红鸾收回手站直了身子:“我们定能活着出宫。”

大妞看着红鸾:“嗯,就算是不能活着出宫,只要能过上人的日子我也就满足了。”

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没有再说话,相扶相携着向前行去;有一句话她们谁也没有说出来:她们已经踏出了那一步,没有回头路给她们走,宫中不管是花绽放还是柔妃都不允许她们后退。

此时的古安平已经回到刘总管的身边,垂手立在刘总管的面前。

刘总管的眼睛是合着的,用他的话说是年纪大了没有精神:“是万柔贵妃吗?”

“是的,公公。”古安平答话时并不是一般的恭谨,就如同儿子在回父亲的话般。

刘总管过了一会儿才道:“你按我们商量的答她,她没有为难你吧?”

古安平再次欠身:“没有,公公。”

“嗯,也没有人看到你在永福宫中出入吧?”

“没有。”

“那就好。”刘总管叹了一口气:“我年纪大了,心啊也小了,经不起吓了。”他在和古安平说话的时候自称为“我”而不是“洒家”;但是古安平并没有露出奇怪的神色来。

古安平羞愧满脸:“公公,是我不对;我不该瞒着公公去走人脉,想把她弄出宫去的;如果和公公商议,她现在早在宫外了。”他也不自称“小人”。

刘总管轻轻摆手:“年轻人总是难免犯错,我还活着你就不用怕;但是你要记住我的话,同样的错不能再犯。”

“是,公公。”

“嗯,她,你想和她以后结成‘对食’吗?”刘总管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我们这样的,只怕会误人家终身的;如果你真为了她好,实在是应该忘掉她的、放开她的。”

古安平脸上闪过痛苦:“公公,我没有想过,我只是想、只是想她能平安就好;只要能看到她的笑脸,我已经很满足了。”

“唉,傻孩子,你这是自苦了。”刘总管又合了眼睛:“也罢,这样的事情却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道理明白是一回事儿,你的心却是另外一回事儿。”

“但是她已经卷了进去,想脱身出来可难喽;你想护她周全就要多用心、多钻营才成;”刘总管翻了个身子:“不是我不肯帮你,而是我年纪大了,人死人情去;不是你自己经营下的,怕到时候反而更害了你。”

“我懂的,公公;”古安平握紧的一双手:“现在有公公在,我如果做错了、或是闯了祸都有公公善后,已经是旁人所不能及。”

刘总管轻轻挥手:“去吧,好好的想一想;在这皇宫里不止是不能冲动行事,不能意气用事,更不能感情用事的。”

古安平躬身退出了房子,却看到孟副统领走过来;他过去请安:“大人,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孟副统领一掌轻轻拍在古安平后脑上:“你小子又闯祸了是不是?”

古安平弯腰笑道:“哪有闯祸,孟大人你就不能盼着小古子有点好事?”他心头却是微微一惊。

章节目录